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指尖抚丝弦 传统流韵长-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东台 > 正文

指尖抚丝弦 传统流韵长

来源:未知     点击数:28252     日期:2014-05-08 09:28:24
指尖抚丝弦 传统流韵长——记东台籍二胡演奏家余惠生陈美林 金莉莉    两根细细的弦,一把弓,手指欢快地跳跃,36年前,她背着一把二胡离开东台,求学、工作,辗转各地,弦上起舞。    一弦可以大江东去,一弦可以月游西湖,她以弦传意,以弓达情,一双灵巧的双手,风姿优雅地使二胡那小小的共

指尖抚丝弦 传统流韵长

——记东台籍二胡演奏家余惠生


陈美林 金莉莉

    两根细细的弦,一把弓,手指欢快地跳跃,36年前,她背着一把二胡离开东台,求学、工作,辗转各地,弦上起舞。

    一弦可以大江东去,一弦可以月游西湖,她以弦传意,以弓达情,一双灵巧的双手,风姿优雅地使二胡那小小的共鸣筒振动起来,演奏出一曲曲动人旋律、一场场听觉盛宴。

    她就是余惠生,东台籍二胡演奏家、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会副会长,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理事。

结缘“小红花”,踏上艺术路

    二胡,在我市甚有渊源,在遍及城乡的灯会、庙会、会船、乡集、祭祀等一系列民间文艺活动中,吹拉弹唱皆以二胡领先,热闹非凡。由于民间活动甚多,也因此哺育出一大批民间二胡演奏高手。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我市颇有盛名的“小红花”宣传队里,就开设有二胡培训班,人数达五十余人,在台城形成了学习二胡的热潮,颇具规模。余惠生便是其中一员。

    与很多童子功出身的二胡名家不同的是,余惠生真正学习二胡时已经10岁了,那时她已经上小学五年级。因为喜好文艺,就加入了“小红花”宣传队,并凭自己的感觉选择了学习二胡,就此与二胡结缘。

    余惠生高中毕业时,正赶上上山下乡,班上的很多同学都去了,她因为年龄不够没有去,选择了参加高考。1977年的高考安排在年底,当时余惠生报考的第一志愿是南京艺术学院音乐系,第二志愿是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和数学系,第三志愿是南通医学院。因为专业课和文化课成绩都达到第一志愿,16岁的余惠生顺利地被南京艺术学院二胡专业录取了,师从著名二胡教育家马友德,并向蒋凤之、刘明源、张韶等演奏家学习,真正踏上了二胡艺术之路。

    那一届南艺的二胡专业一共招了7个人,余惠生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也是专业程度最浅的。因为其他同学都是拉着《三门峡叙事曲》《豫北叙事曲》等在当时看来是一些大曲子进来的,而她是拉着《唱支山歌给党听》《水乡欢歌》《赛马》这些小曲子考进来的。所以入校后,余惠生的心里很有压力。然而内心十分好强的她从一踏入大学那天起,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通过四年的大学学习,弥补与同学之间的差距乃至超过他们。于是,大学期间,性格比较内向的她很少参加社会活动,而是把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二胡练习上,最终,她的努力没有白费,毕业那年,她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留校任教。

迈进军营,手执二胡为官兵  

    刚刚20岁出头就留在大学任教,这是令很多同龄同学无比羡慕的事。然而一年以后,余惠生却选择离开学校进入部队。

    而她进入部队,缘于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许讲德老师,当时是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现在的战友文工团)二胡演奏家的许讲德,到南艺讲课,听了余惠生的演奏,对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1982年在武汉举行的全国民族器乐独奏观摩演出中,余惠生再次见到了许讲德,许讲德当时就问余惠生在学校怎么样,愿不愿意到部队来?余惠生总结了一下自己在学校一年的生活,感觉自己很多时间被教学和教务工作占据,属于自己演奏的时间和机会很少,而听说在部队不仅很锻炼人的品格,而且能够经常参加演出,所以当即余惠生就决定去参加招考了。1983年5月1日,她从南京奔赴北京,迈进军营,成为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一名独奏演员,从此往后,她军旅从艺走天涯。 

    从军生涯里,余惠生坚持每年到基层为部队服务,为繁荣部队文化生活,宣传部队光荣传统,足迹踏遍了北京军区所辖华北地区的军营、边防、哨卡,做出了突出成绩,多次受到嘉奖、立功。而这些经历,不仅让余惠生积累了丰富的演奏经验,更收获了无数次的感动。尤其是每次去慰问驻藏部队的官兵,部队官兵都是敲锣打鼓列队欢迎,把部队过春节的给养都拿出来招待他们。让余惠生印象至深的一次下基层慰问演出是1986年随部队为前线官兵演出,这一去就是4个月,一路上余惠生和战士一样打着背包,坐着闷罐车,手里提着高音喇叭,条件非常艰苦,一天换一个地方,经历过翻车,有时候琴都摔断了,但都没有一个掉队的。

    人生各不相同的际遇总是给每一位演奏家打上鲜明的时代烙印,这种烙印彰显了演奏家不同的演奏风格和技术特点。余惠生是一位长年在军队履职的演奏家,这种人生阅历让她将军人的万丈豪情演绎得驾轻就熟,音乐中喷薄而出铿锵有力的誓言和青春无悔的承诺。

    多年的军旅生活中,余惠生用手中的二胡,为广大官兵奉献着动听的音乐,也书写着自己无悔的艺术人生。正如余惠生的恩师马友德先生专程为她的音乐会题词所言:“二胡之乡一枝花,军旅从艺走天涯,琴韵感肺腑,情真动心弦,音美艺绝扬军威,演遍军营颂华夏。”


山水琴韵,音乐会上夙愿偿

    深厚的音乐和文学功底,又得著名音乐大师的悉心传授,余惠生博采众长,能够熟练地掌握各种不同风格、技巧的二胡乐曲。音乐界行家评说,她的演奏自然流畅,细腻传神,洋溢着诗般的意境,以音色圆润醇厚见长,极富歌唱性,具有独特的风格,是二胡演奏家中的佼佼者。

    2013年11月20日,对于已经52岁的余惠生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这一天,被视作总结自己几十年二胡演奏生涯的第一个专场音乐会《回眸·琴韵》余惠生二胡独奏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成功举办。 

    正如余惠生在音乐会感言中所说,“在我五十二年的人生旅途中,二胡伴随我走过了四十多个春秋。每当手执琴弓,轻抚琴弦的时候,我倍感生命的充实,音乐的崇高与庄严。”这场凝聚了余惠生多年艺术生涯的多彩音乐画卷,得到了业内专家及广大二胡音乐爱好者的热情支持。演出当晚的北京音乐厅座无虚席,近千名观众和部队有关领导与来自音乐界的众多前辈、专家和挚友纷至沓来。

    无论是身着优雅的晚礼服,还是英姿飒爽的军装,走上舞台的余惠生,手执古朴的二胡,有着沉静安宁的气息。娴熟的演奏技巧,纯熟的二胡乐声,配合西洋乐曲钢琴的伴奏,让整场音乐会一波强过一波。

    既然花费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举办一次音乐会,就要做到与众不同,这是余惠生办音乐会所坚持的,音乐会上演奏的11首作品全部都是各具特色的传统作品。对于选择的这些曲目,余惠生经过了反复斟酌,也听取了很多前辈的意见。最后呈现的11首作品都是一些经典的传统作品,虽然技法上没有新创的作品那么华丽,但是重在韵味,重在体现二胡真正的音乐特质。这样的选择凝聚着余惠生对传统音乐和前辈们的敬重和怀念,以及对民间艺术的尊重和勇于钻研的精神。音乐会上,余惠生演奏了阿炳留世的二胡曲《寒春风曲》和黄海怀先生根据民间乐曲移植的二胡作品《江河水》,这些作品来自地道的民间,但却具有刚柔并济、跌宕起伏的艺术魅力。

    二胡演奏声腔化自古有之,近年来,在闵惠芬、许讲德等二胡演奏家的努力下,二胡演奏声腔化在业界有了更加广泛的影响。余惠生在自己的演奏中也很好地继承了这一传统。在音乐会上,《红娘》和《空城计》两首用二胡分别模仿京剧名家赵燕侠和余叔岩唱腔的作品给观众带来非常独特的艺术享受。余惠生通过左手演奏技法的丰富运用,合着京剧乐队的伴奏,闭上眼睛听起来,仿佛就跟大师在台上演唱一样。

弦上起舞,舞出传统美

    传统是一条河流,每天都有新鲜的水源注入,才可保持它的长盛不衰。作为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大学生,余惠生秉承着老一辈艺术家对中国传统音乐韵味和风格的不懈追求,将自己的人生体验和对作品的理解融为一体,坚持发扬二胡音乐的传统之美,展现具有独特东方韵味和浓郁民族风味的二胡作品。

    对于二胡艺术,余惠生有着自己的理解。在她看来,二胡发展到今天作品不断更新,技术不断丰富,新人不断涌现,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孩子在演奏移植乐曲方面基本上达到了技术上无障碍,娴熟自如得心应手,但是很多的移植都是以西洋元素为主,对传统的民族艺术往往有一种“灯下黑”的现象。余惠生认为,二胡仅仅两根弦,现在的演奏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制高点,接下来更应该关注的是如何运用这些技术更好地去为音乐服务。所以回眸·琴韵这次音乐会,也是她呼吁今后的二胡创作和演奏能够多向传统民族音乐靠拢的一种尝试。

    余惠生认为,对于现在很多演奏者尤其是一些年轻的演奏者看不上一些传统作品而喜好技术难度高的作品,她很能理解,因为她自己也经历了这个过程。音乐会上演奏的《边疆叙事》,这部作品就是余惠生到部队不久,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著名作曲家王竹林老师专门为她写的一首曲子。可是拿到作品后,余惠生演奏了几次总觉得有些别扭,而且音高忽上忽下跨度很大,不如那些技巧性强的作品拉起来顺畅,所以当时就没有重视,后来只是录了音,从来没有公开演出过。但随着年岁的增长和人生阅历的不断丰富,余惠生对这部作品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发现了其中很多值得挖掘的内涵。所以这次音乐会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部作品。单从谱面上看,这部作品纯技术难度并不大,难就难在如何通过准确的声腔韵味表达出曲作者的初衷。

    所以,余惠生始终认为,二胡演奏更要注重文化性的表达,而不是机械性的表演,对于一个演奏者来说,技术通过长时间的学习一般都能较好地掌握,但真正要做到对一部作品的理解和领悟,需要多年的生活积累和文化修养。 

    二胡伴随着余惠生走过了四十多个春秋,在二胡的旋律中,她感悟着人生,感悟着艺术,正如二胡界同仁所评:“她用传统的旋律、传统的思考、传统的美诉说传统的故事;放大传统,是为了守望内心、把握前进……”是的,流年似水,艺海拾贝,传统与现代、坚守与融合,余惠生就这样执着于她所热爱的二胡音乐事业,并一直坚持着,以此证明自己的无悔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