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献给一座城的爱-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东台 > 正文

献给一座城的爱

来源:未知     点击数:19086     日期:2016-05-06 10:30:45
串场河畔的旧台城,静卧着七里长街。长街,分为东十字街、中十字街、西十字街。东十字街为官街、中十字街为商街、西十字街为民街。因为平凡,因为生动,民街一打开就是一幅“清明上河图”:湛蓝无垠的天幕,千年镇海塔、百年石板路、草炉烧饼店、白墙青瓦的屋舍、静谧的小天井、小花猫、小红伞、老楝树

串场河畔的旧台城,静卧着七里长街。

长街,分为东十字街、中十字街、西十字街。东十字街为官街、中十字街为商街、西十字街为民街。

因为平凡,因为生动,民街一打开就是一幅“清明上河图”:

湛蓝无垠的天幕,千年镇海塔、百年石板路、草炉烧饼店、白墙青瓦的屋舍、静谧的小天井、小花猫、小红伞、老楝树、文昌庙、带哨音的鸽群……一个初秋九月的早晨,出了北关桥巷口,草炉烧饼店往左拐,七岁的周小明被慈爱如母的外婆牵着手儿,去街对面的南校上大班。

就这样,周小明懵懵懂懂地走进了小天井以外的世界里,开始了他跌宕起伏的一生……

这是苏向明的《西十字街往事》中的一段。

4月20日,何垛路28号,西十字街往事工作室,我们如约采访了《西十字街往事》《地下商道》的作者苏向明。此前,他刚刚结束南京师范大学、南京邮电大学等在宁高校的讲座。

沿 河的工作室,书香扑面:一株黄色蕙兰,静静地开着;老叟稚子嬉戏水墨画、旧时东台照片点缀于墙上;书橱上,桌子上,满满的都是书;茶几上,一壶红茶冒着腾 腾热气。电脑伴着红茶,苏向明敲击着键盘,在这静谧的时空里,他正在改编《地下商道》的影视作品剧本。拍摄电影和电视剧,将东台搬上屏幕,是他正在做的一 件事情。

十年,用心献给一座城的爱

故乡,是搁浅在心头的一叶扁舟,划出去越久,越想回到当初的港湾。

2000年,美丽的杭州西子湖畔,苏向明被一种叫做“乡愁”的东西萦绕着。“为何我的眼里总是饱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份深沉的爱,让浮华的生活安静了下来,他拿起生疏的笔,摊开一叠发黄的稿纸,开始写下那些关于西十字街的往事。这一写,竟然就是十年。

越 是离家久了的人,关于故乡的记忆,越是清晰,十年里,苏向明沉浸在清晰丰满起来的往事图景里,再次回到青石板小巷,回到鱼汤面和干丝中,回到极具韵味的东 台方言里,还有融在其中的人儿中,他清晰地记得那条路上斑驳的苔痕,那沿街烧饼店老板的吆喝声,那慈爱外婆掌心抚摸的温度……

现代结构、写实风格,三大主题旋律推进:上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幼童、少年的纯美本性和情感,八十年代的爱情,九十年代的国际商战,人类生命的力量,有如砂砾巨石下野草般永远旺盛、一直努力向上。

是写实,也是写意,文学的笔触,记录下一个年代的故事,记录下一个年代的回忆。

网 友悠悠清风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我细细咀嚼着一小段一小段的文字,看得很慢。在太阳还在地平线下犹豫不决的时候,在艳阳高照晒得头晕晕的阳台上,在暮色苍 茫里,在午夜醒来时,我的手里总是翻开一本书,看,看,静静地看,一下,一下,又一下,我的灵魂撞进了那一段昨日的历史。我选择了步行,从海道桥步行到东 关小学,我想寻觅,寻觅在那早已物是人非的街道上,在每一个交叉路口,我驻足遥望,我可不可能遇见着一袭黑色西装,夹一支红塔山,曲臂扭臀,清瘦的迪斯科 影子?

苏向明说,自己的童年、少年、青年都是在这条七里长街上度过的,他爱这座城。

西十字街三十年的生活无论给予自己的是什么,他都要回报旧城和旧城里的一草一木以琼瑶。

用文字回到那年风景,回到曾经的西十字街,是他用自己的方式献给这座城市的爱。

《西十字街往事》里的人文笔触

从北关桥下来,一路走过,直到西十字街。这里汇聚着小手工业者、鱼虾贩、铜铁匠、水果店、布店、杂货店……市井百态,一帧帧生活剪影里,是旧时东台最生动、最真实的幸福因子。

这是苏向明记忆里的西十字街,也是无数东台人共同的西十字街。

为什么用十年的时间去写成一部小说。

苏向明点燃一支烟,很安静,很安静,似乎自言自语地讲述着另一个故事。

二十年的读书、二十年的经商,走南闯北,回首,经历太多,但似乎又微不足道。

直到2010年冬天时,回忆稿累计有100万字左右了,一天早晨他醒在床上,想到了一个问题:这过往的几十年,读书与赚钱,思考与行动,我到底干了什么?完成了什么不会轻易被人取代和超越的事了呢!我要给这个世界留下一点什么吧。

于是,他修订了写了十年的《西十字街往事》。

静心,写作,给自己一个救赎,从零碎的回忆手稿,到整理成书,十年伏案、十年用心,每一个字符都凝聚了他对于过往的人事物的爱和敬意。

从 西十字街走出来,再回到西十字街里去,文学源自生活,又高于生活。小说以细腻的笔触描写了周小明在一个特殊时代从懵懂多愁的少年,到颓废沉沦的迪斯科舞 王,再到搏杀凌厉的商战高手的情感历程,主人公在沉沦和逃避中找到了自己的救赎之路,由生活的“被动承受者”脱胎换骨成为一个坎坷命运下的“主动行动 者”。

一个人的成长折射出一代人的成长,生动的人物描写、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苏向明用他的笔给一个时代进行了画像。

书中的周小明,是你,也是我。

生命应该奋斗不止

已经长居武汉十多年的苏向明,安静的隐居在一间临河、宽敞的工作室里。人未走进,3米高的黑红色连接的《西十字街往事》和《地下商道》的巨幅封面,映入眼帘。

“大隐隐于市吗?”采访中,我们半开了一句玩笑。

但苏向明似乎更认真起来。“这是一个文学情怀浓郁的城市,在这里,更有益于创作。”此时,正值春末,柳絮飘飞如雪,一些杏还未褪去红色。这样的环境,正适合读书、写字。

这样的静谧,似乎更是力量的积蓄,像种子一样,等待冲破泥土,长成参天大树。

3月末,苏向明在南京师范大学、南京邮电大学等高校进行讲座,围绕大学生创业话题分享了自己20年的创业经验和经历。同时,他还带去了自己的创业项目——30集系列网络电影《地下商道》。

目 前,苏向明完成创作《我的爱,无所相依》四部曲系列长篇小说:《西十字街往事》《地下商道》《对攻任务》《全面沦陷》,共计200余万字,而此刻,他正在 创作的是《地下商道》剧本。“类似美剧《广告狂人》,影视作品将展示白丁香农场(新曹农场)广袤苏北平原、画卷般的西子湖畔,商战搏杀 ,人性挚爱和救赎 的极致体验。恢弘崇高与黑暗肮脏相互映衬冲突的悬念与情境冲击性视觉。华丽商战场景,智慧搏杀细节,市井迷离风情,交相辉映。多细节强推进叙事节奏感,首 次展示现代人思维模式和做事方式!

上世纪80年代,曾经就读于南京大学英美文学专业的苏向明,将启用特有的美剧式系列剧集性,展示自己的作品。

创作,是一段癫狂的过程。尔后,是一段极其安静的岁月。一盏灯,一个街区亮了。苏向明觉得,自己是那盏灯,带着他的《西十字街往事》,带着对一座城的爱,带着自己的城市走向影视圈,走向明天。(崔冰清 陈美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