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苏中根据地盐事-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东台 > 正文

苏中根据地盐事

来源:未知     点击数:19661     日期:2016-07-01 09:30:30
1940年10月,黄桥决战大捷。陈毅、粟裕率新四军东进抗日,以东台县范公堤以东沿海滩涂为基地,三仓地区为中心,创建苏中抗日根据地。东台,西汉吴王刘濞“东煮海水为盐”之斥卤海滩,历代煮海熬波,“烟火三百里,灶煎满天星”。县域十盐场,古称淮南中十场。新四军入驻,三万盐民和广大农民赢粮而景从

1940年10月,黄桥决战大捷。陈毅、粟裕率新四军东进抗日,以东台县范公堤以东沿海滩涂为基地,三仓地区为中心,创建苏中抗日根据地。

东台,西汉吴王刘濞“东煮海水为盐”之斥卤海滩,历代煮海熬波,“烟火三百里,灶煎满天星”。县域十盐场,古称淮南中十场。新四军入驻,三万盐民和广大农民赢粮而景从。艰辛劳苦之灶民,同仇敌忾,保家卫国。往事有盐,更耐品味。

盐    局

两淮盐赋甲天下,东台税赋甲两淮。南宋绍兴末年,驻东台海陵盐监一年课入数超过唐代全国数。明万历年间两淮盐赋收入占全国盐赋总数46.3%,东台十场数占两淮总数的67.4%,东台一地的盐税占全国盐税31.2%;清嘉庆年间达到44.7%。堪称历代政府的摇钱树、聚宝盆。

1940年10月,东台县抗日民主政府在县城建立。而国民党财政部两淮盐务管理局仍驻在县城,门口一杆青白旗,四个武装哨,神气骨碌;所辖三个场警大队,一驻县城,两驻海边盐镇;他们拥有武装、财权、行政权,“皖南事变”后,气焰更是嚣张。苏北区党委决定接管两淮盐务管理局。

1941年1月25日(农历腊月二十九),新四军一纵、二纵分别进驻至三个场警大队所在地。纵队司令管文蔚设年宴请客。两淮盐管局的局长、课长、大队长等按时赴宴。酒过三巡,管司令申明大义,宣布接管,随即解除警卫随从人员的武器,继而将场警大队长带去该局喊话,通知缴械。有抵抗者立即被我战士制服。与此同时,我军在另两个场警大队处按约定时间一齐行动,所有武器、各级印章一律收缴,所辖两个盐场公署和十个放盐处一律接管,插上红旗。

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了两淮盐务管理局,下设四个总场公署、九个盐场公署和五个放盐处。委任各场场长为行政特派员,指导和协助各场所在乡政府处理行政事务。盐税成为我方抗日救国的财政之源。

盐    价

新四军民运工作队在各盐场成立“灶抗会”,组织灶民实行二五减租,反对垣商、盐霸、地主剥削,进行了三次涨盐价、减草租的群众斗争。

其时垣商收盐以桶论价,每桶220斤,收购价7元2角,折原粮2斗8升。由于日寇封锁和掠夺,根据地内外粮价飞涨。灶抗会组织灶民与商家谈判,集众于垣商的账房处,派代表陈情说理,每次艰难谈判数日,争得“盐价要以粮价走”的价格规则。首次增价9元,第二年增11元8角,第三年再增80元,达到每桶150元,折粮2斗6升;灶民付的草租由产盐量的40%降为14%;民主政府只收盐正税,没附加;三股草腰子捻成一根绳,灶民们负担减轻45%,生产积极性高涨。新四军组织抗战的5年,东台九个盐场产盐238900吨,平均年产47780吨,比国统期增产18%,成为敌后抗日的重要经济基础。

盐    殇

1941年春,破旧的舀子庙里,中年灶妇罗网女跪在菩萨前嚎啕痛哭,嘶声求告。

灶妇罗网女夫妻帮别人烧盐。日寇封锁,商家歇灶,罗家无工可帮,无钱无粮。适逢何垛盐场八腊庙腊八起放粥七天,丈夫每日带大儿去吃粥,各带回一碗给妻和小儿充饥。不料腊月十四窜来8架日机,狂轰滥炸,丈夫将儿子掩在身下,自己被炸得血肉零落。幸得灶邻帮忙,将丈夫用芦席裹了下葬。罗网女强忍悲痛,每天带大儿去荒田里挑盐蒿子回来充饥。今日到家,见小儿子在地上打滚,满脸烧红,双手按着心口喊疼。罗网女不知所措。邻居问吃了什伲,答说吃的盐。罗网女一看,家中盐碗底儿朝天,想是小儿饿极,将仅有的半碗盐吃了。灶民住处荒凉,附近没有医生,小儿子将胸口抓得皮烂肉破,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罗网女抱着儿子到舀子庙求菩萨保佑,许愿哀求,叩头不已。可小儿子已声嘶力衰,翻了白眼。

前后个把月,丈夫被炸死,儿子被盐“烧”死,罗网女哭得死去活来。她赊得一方豆腐,放于砧板上,跪对苍天,且剁且咒,把日本鬼子咒了个三天三夜。小儿断七后,罗网女毅然报名参加游击连,将大儿子送进了新四军。

盐     刑

日军盘踞的李堡据点内,有家卞氏杂货店,弟兄四个跟着父亲做生意。老大宝钱成家后迁到唐洋镇解家墩开店,老二老三仍在李堡开店,老四给他们挑脚送货。

老大被李灶乡发展为秘密交通员,他让弟弟们搜集李堡的敌情,黄烟是日兵,黑墨是伪军,筷子是长枪,瓢儿是短枪,如此等等,写夹冥纸中,由老四随货送来。老大再转送到角斜区游击连或县独立团。

不料叛徒出卖,四弟宝生被敌人截获,他坚不透露大哥情况,惨遭杀害。二弟三弟也被敌人抓去逼供,继被杀害。七天内三个弟弟先后遇难,卞宝钱悲愤不已。22天后,他在搜集情报时不幸被捕,敌人逼他交待我方情况,多次拷打折磨,均被他严词怒斥。

敌人气急败坏,将铁丝烧红穿其手掌,称为“穿蹄爪”。见还不招,扒去他上衣,毒施盐刑,用刺刀划破后背,肉绽血涌后,撒上细盐,称为“腌咸肉”。盐腌伤口,痛入肌理,盐血水流到身上其他刑伤处,更其灼痛。卞宝钱咬紧牙关,坚不开口。怎奈背上如火灸刀剐,疼得皮肉直颤,昏死过去。敌人酷刑施尽,丝毫未得,将他杀害。

平民百姓卞宝钱,一门四忠魂,兄弟皆英烈!

私      盐

秋收时节,李堡附近的农村被敌军抢去不少粮食。乡民兵大队长左文虎和两位助手扮作卖私盐的,各挑半担盐,混进据点,刺探粮食消息。

敌人对我封锁,我即封锁其食盐。故据点里见有私盐进来,盘查不严。左大队长在一家饭店卖了私盐,坐下点菜吃饭,寻找机会。女助手罗网女膀子上挎一淘箩盐,在附近转悠。“淘箩盐”是历代官府允许的私盐限量,罗网女藉此为他们放风。

未几,有一军官一便衣进店吃茶谈事,叽叽咕咕隐约听到玉米话音,左队长便有了主意。待那二人分手各奔东西后,尾随便衣走进巷子,猛扑上去将其按倒,神鬼不知带回乡里。一审问,那人竟是李堡镇长,粮店有军粮3000斤,亦有他私粮3000斤。左队长命他写信提粮,镇长乖乖写来。

区委得报,派区队参加夺粮。当晚兵分两路。一路扮成敌人自卫队,押20辆装粮独轮车,停到路上,隐蔽待敌。一路由左大队长带领,撑去5条船,随船民兵都穿着伪军服装,行至粮店码头,找到掌柜,递上镇长提粮信,掌柜验过笔迹,开仓付粮。个把小时后,五条船满载而去。

粮船开走不久,掌柜接到敌连长电话,说海安县驻军将来运粮,掌柜说粮已被镇长派人运走。敌连长大惊,忽有士兵来报,镇北发现粮车,立即带兵追去。推车百姓见敌人追来,弃车而跑,追兵赶至车旁,埋伏的区队一阵手榴弹,炸得敌兵鬼叫狼嚎。区队乘烟雾安全撤离。敌连长见几十车粮食尚在,感觉万幸,打开麻袋一看,全是泥土,跺脚捶胸,泼口胡骂。

红      盐

日寇盘踞期间,搜括金银铜铁锡等五金物资,用伪币加价收购大批银元铜板,运回日本;开设多家洋行控制“五洋”货源和价格,所谓五洋者,煤油时称洋油,火柴称洋火,卷烟称洋烟,肥皂称洋碱,白蜡烛称洋蜡烛;此外还有食糖、棉纱、纸张等,一律禁运,对根据地全面封锁。

面对经济封锁,抗日政府允许灶盐自由买卖。各盐场成立食盐运销合作社,所收灶户之盐作价入股,年终按股分红,加之此盐产自红区,商灶皆称“红盐”。民主政府以每担食盐征粮食45公斤(比国民党统治区低20-40公斤)的税率,吸引私商来根据地做盐生意。敌我货币不通,直接以物易物。根据地的“红盐”,换来了私商们的“三白”(白大布,白报纸、白光林纸)及粮食、西药、枪支弹药、油墨电池等急需物资;同时征取实物税,1941-1945年,征得抵税大米230万担,保障了民主政府和抗日武装的基本供给。

盐      仓

三仓,原名三仓河。明代盐民们开浚出五条沙滩河运盐,民国初年商人们到河边就灶建盐仓,五河乃各名一二三四五仓河。三仓河位居其中。茫茫海滩之第三盐仓,距东台百十里,距范公堤上三要镇亦各六七十里,故成为新四军一师师部、苏中区、苏四分区、东台县党政军机关之驻地,粟裕师长称之为苏中根据地的中心区。

1941年8月13日,日伪集中17000余兵力进行大扫荡,先后占领了东台南北十几个集镇与盐场,然后多路并进,合击三仓。

敌人70天内七攻三仓,欲灭我主力,毁我领导机关。粟师长领导根据地军民,坚持“基本区的要点争夺战”:或跳出包围圈、击其一路;或攻其原据点、调其回援;或让出空镇,敌住我扰;或阻其一路,攻其另一路;乃至正面阻击,侧面围攻,粉碎了日寇欲占三仓的阴谋。仅有20多户盐裔的三仓夷为焦土,作为苏中根据地的基本区依然屹立,革命红旗始终高高飘扬。

敌人进攻三仓期间,粟师长带领十几人的指挥机构和一个警卫排,始终游击在三仓周围,指挥整个苏中区的反扫荡。这期间,我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连续战斗130多次,毙伤日伪军1300多人,俘虏日军14人,伪军800人,击毁敌汽艇30多艘。七保三仓成功后,即于12月10日发动“十团大战”,北起三仓河、南至长江口、西至泰州、东至黄海,纵横数百里,向14处敌镇主动进攻,拿下掘港、临泽等据点,歼敌500余人,取得了反扫荡的重大胜利。后来粟裕大将回顾道:“这时可以说,我们已为长期坚持苏中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由此开始了苏中抗日根据地全面建设的时期。”

1942年元旦,一师机关干部会餐,同志们品尝了反扫荡的胜利酒,粟裕和楚青的结婚喜酒。

盐     战

日寇控制了产盐区,强令灶民烧盐,连征带抢,囤积了几百吨食盐。然要变成现金,必须经海河过内河向东台城运送,水路在我控制区内,行盐必经我盐务局设在城外的何垛河税卡。

1942年5月25日, 200多伪军押着60条盐船从据点出发,沿川东河驶向东台城。其时沙河盐船,都为四舱两篷一道帆的柴篷船,带篙配橹,每船可装二万多斤。60条盐船600余吨盐,岂可让敌人掳去。新四军得到情报,即派保卫我印钞厂的一师一旅三团三营在舀子庙河段设伏。八连正面阻击,七连、九连从两侧攻击。

中午时分,敌船队缓缓驶进我方伏击圈,三面埋伏的部队,从河面上、芦苇中、两岸草田里一齐开火。突然遭遇袭击,岸上步行护船的伪军掉头就跑,船上押船的丢下枪械跳水逃命。我军全面出击,猛追十多华里,毙敌数十人,俘虏70多人,60多条盐船全部截获。船民们挥篙摇橹调头行驶,战士们押着俘虏在岸上背纤,很快将全部盐船运送到根据地后方的弶港后勤部。

盐      歌

灶户们筑墩犁滩,平场摊灰,淋卤煎盐,个个蓬头垢面,几近黑人。辛苦劳作中,不时哼些小调,吼些道情,诸如《灶户叹五更》《盐民苦》等等,反映灶民的苦难,喷吐心中的郁闷。渔鼓说唱“六郎庄、六郎庄,三十六根讨饭棒,晴天烧盐混饭碗,下雨熄火饿断肠”,声声悲怆,有着诉说、慨叹;曲曲盐歌,有着愤懑、愿景。

1941年7月,民主政府宣判了恶霸地主对抗减租杀害佃户案,一师文工团将该案编成话剧在全区演出,鼓舞了盐农百姓的斗争信心。全县各区纷纷成立业余剧团,在盐区、农村巡回演出。传统的唱凤凰、唱麒麟,挑花担、小放牛、大补缸,以及踏车、运盐的号子,编进抗日救国的新词。新颖的盐歌民歌,革命的战歌军歌,发挥出教育、鼓舞盐农群众的巨大力量。海丰区剧团的秧歌剧《罗网女报仇》、广场剧《鬼子捉鸡子》,每演一场都有不少青年人受到激励报名参军。1943和1944两年,东台县有4000多名子弟走进新四军行列。

1942年冬,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七君子之一的邹韬奋,由香港去延安途经苏中根据地,参观了四分区的骑岸中学,考察了东台县许墩乡民主选举乡长后,兴奋地说:我在苏中看到了真正的民主,看到了新中国的光明!(朱兆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