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忽有所感-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忽有所感

来源:未知     点击数:2901     日期:2017-03-27 10:32:56
王慧骐一有一位先生,很多年前与其有过较频繁的文字交往,且曾不远千里去他生活的城市看望过他,感觉甚好。后来彼此都忙碌,联系遂中断。多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电话里和他重逢了。当夜,我孩子般地激动得不行。过往的一些记忆,催生我挑灯写出篇关于此君的文字。后来竟又一次千

王慧骐

有一位先生,很多年前与其有过较频繁的文字交往,且曾不远千里去他生活的城市看望过他,感觉甚好。后来彼此都忙碌,联系遂中断。

多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电话里和他重逢了。当夜,我孩子般地激动得不行。过往的一些记忆,催生我挑灯写出篇关于此君的文字。

后来竟又一次千里赴访,而此次会面却全无想象中的那番热烈。一阵寒暄过后握手话别,出门后忽生一种五味杂陈。陌生?隔膜?感伤?似乎都有一点,又不全是。

时光荏苒,造化弄人,各自不同的生活轨迹,注定了彼此已很难再回昨日。

其实这样的情形,之前早有人做过中肯的劝告:旧人还是不见的好。

去年夏日去过一次贵阳,未能免俗地跟着旅行社去看黄果树瀑布。在那曲曲弯弯的山道上,有不少身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山民,在兜售山珍、果蔬一类的杂物。

行进中突然出现的一幅镜头,令我此后一直耿耿于怀——那是一个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而在她有点弯曲的脊背后面,一块土蓝布兜着个似在熟睡的娃儿。她的脚下有一筐煮熟的玉米,不时见她弯下腰来把玉米递给向她购买的行人。那一刻我非常确切地注意到了她的眼神,不只是没有微笑,几乎就不带任何表情。那眼睛里流出的只有茫然,空洞,甚至无望。不知她生活在怎样一种状态,如此年轻的外表却为何显现这样的内心重荷?

我只是无意中的一瞥,却遭受了电击般的震撼。这眼神令我琢磨,也令我久久难忘。莫非小小年纪已参透了自己的前世今生?

这位80后青年才俊我尚无缘谋面。他远在滇池之畔,主持一张都市报的副刊。互加微信后,令我有机会读到他或见思想锋芒或具时尚标高的才情之作。他的文字俏皮,可爱,更透着一种不为世俗所染的纯粹与干净。

他发朋友圈的内容我一直都关注,其涉及面开阔,兴趣点多,对流行文化、热点话题,甚或古城昆明的历史文脉、民俗风情,都有深度切入,且时发不俗之见。

他有一个估计也就十来岁的孩子,从其若干描述获知,那是个小脑袋充满奇思怪想的鬼灵精。他给儿子取名:战哥,从字面看是望子勇武,战则大捷;而哥者,则倍显亲热,且不无标新之意。想来这个活蹦乱跳的小生命,给他带来过太多的快乐与灵感。随手挑一条其不久前圈中发布的微信,看看发生在他们父子间的那份横生妙趣——“过牙医店,怂恿战哥,去把三颗摇晃的牙拔了吧,于是真拔了。过南屏街,战哥硬是怂恿,爸爸,献个血,爸爸,献个血,于是真献了。300毫升,感觉有那么一袋。这孩子,确定不是报复老爸吗?”与文字相配的是两幅图片,一张无偿献血证,一幅寒风中带顶风雪帽,嘴巴里咬着一团带血棉球的战哥的半张小脸。我发现这条微信后,随即留言:好一对男儿流血不流泪。读这样的文字真的是酣畅之极,文中的两处“怂恿”可谓出神入化,多年父子成兄弟的那份情态,实在让人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