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我眷恋的那一方水土-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我眷恋的那一方水土

来源:未知     点击数:2948     日期:2017-05-16 09:36:26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无数次地想起那片土地。曾经,我在那片土地上工作生活了七年,当我离开时,满心喜悦——终于进城了。我以为,那片土地于我,从此,犹如风中翻过的一页书。只是,多少年过去,依然忘不了那场初相遇。那时,我还是一名初一学生,有幸参加东台市首届中学生夏令营。在老师的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无数次地想起那片土地。

曾经,我在那片土地上工作生活了七年,当我离开时,满心喜悦——终于进城了。我以为,那片土地于我,从此,犹如风中翻过的一页书。

只是,多少年过去,依然忘不了那场初相遇。那时,我还是一名初一学生,有幸参加东台市首届中学生夏令营。在老师的带领下,前往那个叫西溪的地方。

人称“马脊梁”的三里路,一侧农田,一侧是滔滔的泰东河。领队老师一路关照不要东张西望,注意安全。窄窄的小道上,不时有拖着板车的菜农迎面而来,对面交错时,我们只能侧着身子。据说,当时的这条三里路是西溪通往东台的必经之道。

走过长而险的三里路,我们去参观那座一千多年前的唐塔——海春轩塔。远远望去,一座敦实厚重的砖塔,稳稳健健地矗立在广袤的田野间,与乡野的葱翠活泼浑然一体。古朴沧桑的唐塔,历经漫长的岁月风霜,安宁淡泊在如水的光阴里!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十年之后,我被分配到西中工作,没有想象中的欢喜。校园偏僻,规模很小,初一到初三,双轨,六个班级。简单的红砖围墙,围出了一方简静而美好的世界。

校园的东、西、北三面散居着人家,常常在校园门口的小道上,相遇去庄稼地里劳作的人们。路边,羊儿悠闲地吃着草,草丛中啄食的鸡们,更是寻常可见。校园最南边是食堂,因为离城较远,经常有老师在那儿吃饭。几个人,围着那种老式的方桌,简直有种临时的“家”的感觉!

校园里,十二棵高大的银杏树,据说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公树和母树间植,因此,每年总是丰收。摘下的果实,经过去皮处理,分给老师们。待到秋风四起,备课、改作业的间隙,抬头可见满目的金黄,整个校园笼罩在一片温暖柔和的光里。那是秋天的好记忆!大概,我对银杏的别样情怀就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小小的初中生,淳朴,憨厚,真心喜欢着他们年轻的老师。有孩子夜里随父母上街卸蔬菜,从我家的院墙外扔进来大蒜、青菜、芹菜等,那是常有的事。早晨起床,哟,院子里躺着一捆水灵灵的蔬菜。第二天,我去上课,也没有孩子跟我言语。也许是在很久之后,才会听到某个孩子很无意地说起。一颗年轻的心,被孩子纯真的爱充满。

前年的一次聚会,几个女生围住我,叽叽呱呱:老师,那个时候您多漂亮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师还是没变!我们还记得,老师有一回穿了一件大红的衬衫,好看得不得了!今天,我实在想不起当年的我,是穿了一件怎样的红衬衫,让这些孩子们一直记了这么多年!

沧海桑田。新修的泰山大道宽敞流畅,替代了马脊梁一样的三里路。  古色古香的海道桥在夜幕下华光璀璨,妩媚动人。夏夜,桥边纳凉之人不绝,夜钓者在桥上抛竿钓鱼。常常是一人垂钓,看客四五。有几回,我散步经过时,也停下脚步,看了许久。半个多小时过去,水下全无动静,垂钓者气定神闲。想起一句话,水清鱼读月,山静鸟谈天。一切,如此恬美!

一位外地编辑来东台,特地提出要去看看董永七仙女文化园。园中,那棵古老神奇的槐树绿荫蓊郁,无语沧桑。那个发生在汉代的爱情故事,在今天,依然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明媚的春光下,去郊外看树,看河流。去文化园走走,在水榭上倚栏远眺。对面的西溪古城,庄重厚朴,远年的砖石,诉说着如烟往事。许许多多的旧时光,水一样漫过心头。

或者,也可以去西溪植物园。草木葳蕤,风景如画。鸟儿们,在树下旁若无人地觅食。阳光正好,春风骀荡,风中弥漫着草木清香。我在春天的水边驻足。

喜欢村上春树的一段话:人生没有无用的经历,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后,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那些过往就像你曾经读过的某页书,当时光之手轻轻拂过,尘封的记忆悄然打开。(严宜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