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甜蜜之港-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甜蜜之港

来源:未知     点击数:1738     日期:2017-07-04 10:09:28
小满,沐着五月灿烂的阳光,我们走进五烈镇甘港村。从台城,我们乘着轿车,沿着宽阔的柏油马路一路向西,十分钟不到就看到“五烈镇甘港村”的蓝色路牌矗立前方。公路两边远远近近芦苇茂盛,波光粼粼,一片水乡风景。前方是一座小桥,小桥的对面是一幢幢设计新颖的二层小楼,整齐美观,彰显着

小满,沐着五月灿烂的阳光,我们走进五烈镇甘港村。

从台城,我们乘着轿车,沿着宽阔的柏油马路一路向西,十分钟不到就看到“五烈镇甘港村”的蓝色路牌矗立前方。公路两边远远近近芦苇茂盛,波光粼粼,一片水乡风景。

前方是一座小桥,小桥的对面是一幢幢设计新颖的二层小楼,整齐美观,彰显着甘港人家的富裕生活。小桥流水人家,这是诗意的生活。河边的这一家,可能是一家商店,一群老年人在里面嗑瓜子看电视,悠闲自在。从我们的背后忽然超过去一溜小汽车,驶进别墅群不见了。住着别墅,开着轿车,甘港村民的日子真是越来越美了。

村史馆门口,几辆旅游大巴鱼贯停在广场上,从车上下来好些操着沪语的游客。村史馆里陈列的都是有些年头的劳动工具和生活用品。看到老物件,这些从上海来的游客都很激动,他们抢着在老磨盘上推磨,给水车车水……

在这些老物件中,一辆独轮车进入我的视线。独轮车帆布肩带上似乎还浸透着推车人的汗水,两只把手平滑油亮,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的抓握抚摸。当年,独轮车不只是担负着运送粮食、种子、肥料的重任,而且,过年过节,走亲访友,独轮车上一边坐着怀抱小孩的妇女,一边放着礼物行李,男人推着这样的车陪女人回娘家,也曾是当年的风景吧!

一艘木船映入眼帘。甘港属于水乡,当年人们出行主要靠船。从甘港到台城,看似不远的路程,坐船要大半天,有时候还不安全。一个同事讲,他有一次从堤东放寒假回家,过渡船时翻了船,大冬天,行李和人全部落水。那次以后,他好几年不敢回老家。“自从甘港大桥建成以后,甘港的陆上交通才成为了可能。”他说。

百坊园里,呈现的几乎都是失传的手工工艺。做布鞋、编竹篮、磨豆浆……一阵浓烈的酒香吸引我们来到酒坊。在我们品尝着甘甜醇香的米酒时,两位上海游客参加进来。

“我们也是苏北人呢!”那个头发花白稀疏的老年男子操着一口上海普通话。

我们笑,认为他说谎。他看出我们的疑问,接着说:“我们曾经在这里插过队。他是我们的生产队长。”他指指高个子。

“不是,他才是我们的领导。”高个子搂搂矮个子的肩膀,相视而笑。

我看到他们的笑容里全是放松、舒畅,想起他们当年从遥远的大都市来到农村,也曾痛苦、迷茫,如今,他们旧地重游,却只剩下甜蜜的回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经历也像酿酒,历经苦难,发酵,酿出了甜蜜。

百果园里,西瓜园旁大卡车装满一车车西瓜准备运往外地;桃园里,果实挂满枝头;葡萄园里,葡萄藤生机盎然爬满架子……这里将有多种农产品走向城市,也将吸引更多城里人到此休闲采摘。甘港在飞速发展中走向甜蜜,甘港人民的日子也越过越甜。

“甘港啊甘港,不愧是甜蜜之港!”我不禁说。

“可不是!”对东台地方史颇有研究的市杂文学会会长朱兆龙说:“当年范公堤建成,甘港处于堤东的脚下,堤东是滩涂,河水是咸的。堤东出产的盐要运往扬州,船民驾驶运盐的船一路溯流而上。在堤东,河水又咸又涩,到了甘港,咦!水甜了!所以,得名甘港。”

原来甘港得名于交通,也正是由于交通的畅通,大桥的建成,柏油马路的修建,才使甘港成了名副其实的甜蜜之港。甘港不愧是中国农村百年发展的缩影,见证了从历史深处走来的中国农民经历了从苦涩到甜蜜的过程。突然想起,今天小满。在这样的日子走进甘港好像给我们的甘港之行做了一个很好的注脚。是呀,小满,只是小满,还未大满,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甘港的农民从未满足,中国的农民也从未满足。

甘港——甜蜜之港!(居著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