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金蝉鸣夏-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金蝉鸣夏

来源:未知     点击数:580     日期:2017-07-17 11:28:41
这几天真热。热得人都不想出门。隔着关得严严实实的窗玻璃,吹着空调,听外面的蝉噪,想着在乡村,在儿时的乡村,在蝉噪连天的夏天里,还是孩子的我们,绝对不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那时候,家家的门除非一家子出门,除非落灯睡觉,大门都是敞着的,邻里串个门,那是家常便饭。我们小孩出去疯玩

这几天真热。热得人都不想出门。隔着关得严严实实的窗玻璃,吹着空调,听外面的蝉噪,想着在乡村,在儿时的乡村,在蝉噪连天的夏天里,还是孩子的我们,绝对不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那时候,家家的门除非一家子出门,除非落灯睡觉,大门都是敞着的,邻里串个门,那是家常便饭。我们小孩出去疯玩也是自由得很。当然大夏天的,妈妈也会对着屋外喊:“细拿宝儿,晒熟了,快家来。”我们只当没听见,或者就没听见,因为我们早就撒腿跑进了夏天里。

大中午的,除了高唱的蝉,乡村的生灵们都安静得让你感觉得到热热的空气在蒸腾,在上升。我们这帮孩子却是安静不了的,让我们睡个午觉绝对是痛苦的事。趁大人们在堂屋的竹床上吹着穿堂风睡得正香的时候,我们几个孩子悄悄地推出家里的高档物件——自行车学车,我们是一个人扶着后座,一个人原地死上车,先从掏杠学起,因为车高人小,骑上坐垫够不着脚蹬。骑车的摆好姿势,扶车的推着跑一段,然后渐渐松手,骑车的就可以歪歪扭扭地骑起来了,中午的路上没几个人,我们的胆子更大了,在河边村口的路上来来回回换着骑,骑的时候微微右斜着车,骑着的人微微左斜着身,从大杠下掏过去右脚配合着左脚,一脚一脚地蹬开了,骑不稳了,赶忙两脚撑地停车,千万不能摔着车,不然回去容易暴露行迹,下次就不好再行动了。

弟弟更皮,赤着膊,呼唤着左邻右舍的男孩子,扑腾扑腾地下河游泳。那时,河水很清,两岸种着庄稼。弟弟们水中畅游闹腾得动静大了,就看见我爸爸追到河边吆喝他们上岸,河里有行船,怕激起的水浪把他们卷进船底,那就危险了。可是,弟弟不知道怕,爸爸越吼,他越带劲,爬上河闸,从最高处一跃而下,很久才露出水面,惹得一帮孩子和过路人直叫好。这时,邻居小二子的爸爸出现了,光着上身,拿了根扁担,下河去赶这帮没魂没胆的孩子,小二子爸是派出所所长,连骂带吓,熊孩子们湿溜溜地上了岸,被带回了家。河边只剩下了蝉唱。小二子前几年在外地突发心梗过世了,而今想起这些,就会想起三十几年前小二子瘦黑的样子,小二子你总被你爸训,却总笑呵呵的,改不了鬼坏调皮。可是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蝉噪连天,你还听见吗?

我们几个女孩子也爱玩水,中午饭吃好,饭碗就收进脸盆里,等到下午,我们前后屋的几个女孩子,相约着端着盆到河边洗碗, 赤着脚趟水到小腿肚,把盆漂在水上,洗碗。河水清清,清得看见小鱼儿来嘬我们的腿。我们会用手、用碗迅速地逮,有时真能把小小鱼儿抓住。玩得开心了,碗却飘远了,忙不迭地捞碗常常扑腾得一身水。有船行过,船家会开玩笑地说:“把这两个小姑娘装船上带走,看她们还扎不扎水?”我们总齐声说:“你敢!”不过,也会快快收拾了上岸。河里只留下船过后漾起的一道道水波。回家了,妈妈会笑着说:”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水獭猫拖你们去了。”

外面还有长长的蝉鸣,却再没有家乡清清亮亮,可以不顾大太阳欢腾的河了,也没有左邻右舍呼朋引伴的乐了。

蝉鸣已成思念。(徐   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