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夕照条子泥-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夕照条子泥

来源:未知     点击数:648     日期:2017-07-17 11:29:33
条子泥是江苏名闻遐迩的观海新景区。我在海边长大,从小养成了观海的习惯,特别是下午顺着夕阳的观海更有一番不同的情趣。初夏的一个下午,我和友人早早驱车赶往弶港条子泥景区。景区虽然还在不断建设中,但广阔、深沉、妩媚、粗犷、热情,散发出一种千姿百态、风情万种的古风海韵。夕阳下一的

条子泥是江苏名闻遐迩的观海新景区。我在海边长大,从小养成了观海的习惯,特别是下午顺着夕阳的观海更有一番不同的情趣。

初夏的一个下午,我和友人早早驱车赶往弶港条子泥景区。景区虽然还在不断建设中,但广阔、深沉、妩媚、粗犷、热情,散发出一种千姿百态、风情万种的古风海韵。

夕阳下一的条子泥,古老而年青。条子泥距东台市区近70公里,远在新石器时代,由长江和淮河东流入海所夹带的泥沙沉积而成。东台的经济发展史,实际上是一部滩涂开发史。早在两千多年前,东台的先民就煮海为盐,逐步形成村落。明清两代,大海使东台成为海陵盐文化之根。在漫长的岁月中,随着海岸线不断东移,海积平原不断扩大,沿海滩涂开发亦陆续自西向东由盐转农。据考,这是亚洲唯一的一块每日向大海伸展的神奇土地,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这是上苍的恩赐,也是今后东台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

夕阳下的条子泥,清新而温馨。条子泥海堤面对大海,背向港城。从西边射来的红色晚霞把整个天空染得通红,站在条子泥海堤上正好顺光向大海深处极目远眺,深远的大海也被染得一片金黄。潮退后,每一个港叉、每一汪水洼、每一寸沙滩都随着光影的移动,变幻出奇异的色彩,灵动的小鱼、小虾、小蟹没有跟上退潮的步伐,被遗留在沙滩,为了生存在最后挣扎;成群的海鸟在天空中盘旋,时而滑翔,时而展翅,时而闪电般向海滩俯冲下来,在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间,又带着战利品,从容地从海滩直向天空冲去。一轮轮空对地的攻击不断轮番上演,使游人不断为海鸟高超的飞行技巧和特殊的捕食方式惊叹和喝彩。一切是那么神奇,一切又那么自然,表面沉寂的海滩,其实正在鲜活地演绎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海际滩头上有88种鸟类栖息繁衍、迁徙停留,300多种野生植物遍布高滩,盛产鱼、虾、蟹、贝、藻、沙蚕等优质海产品,特别是文蛤、竹蛏等本港海产品成为出口国外的抢手货。这片沙滩一头连接历史,一头连接未来,这种承前启后的生物种群的灵动,汇聚着一种天然的力量,这片海生物,生在潮间带,与大海相呼应,此生彼长,浅吟低唱,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默契,天地人和的默契,悄无声息地滋润着这片清新而又温馨的沙滩。

夕阳下的条子泥,繁忙而喧嚣。我们来到条子泥时,正是涨潮时分,极目东眺,在沙滩的尽头海天相连之处,有一条平行的白色水带向我们滚滚而来,在浪尖上有一些顶天立地的黑点在跳跃着,涨潮的涛声越来越大,渐渐地黑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岸上的人们在惊呼着:“是船,是船”。海水先是在港叉里奔流,后来又漫山遍野带着巨大的仿佛在天地间隆隆着响的闷雷般的呼啸声,以催枯拉朽之势排山倒海而至,“无边天作岸,有力浪攻山”,原来的水天相连渔船瞬间成为一支庞大的船队,在浪尖上跳跃而至,扬帆的船队黑压压的一片,在远方的海面上显得格外巨大,进港的渔船满载着鱼虾挂满了帆,像箭一般地冲向港口。

突然间这岸边海堤上人声鼎沸、机器轰鸣,像变魔术似的,拖拉机、大卡车、小三轮、小皮卡、面包车、摩托车,把整个条子泥地段围得水泄不通,接港的人群带着丰收的喜悦与欢乐,迎接海上亲人的满载而归。船还未靠稳,人们就忙碌起来,从船上下着一筐又一筐新鲜的鱼虾,挑的挑、抬的抬、装车的装车……整个条子泥又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海鲜市场,接港的、采购的、批发的、游客参观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天南海北的各种方言,组成了一组市场交响曲……

夕阳下的条子泥,宁静而幽远。人群渐渐散去,夕阳西下,余辉喷射出五彩云霞,染红了半个天际,整个水际滩头泛动着红色的幽光,显出丝绸般的质感,没有车马的喧闹,没有拥挤的嘈杂,没有声声喇叭,没有匆匆脚步。条子泥的黄昏是一幅五彩斑澜的水墨画,浪漫而又迷人,它美就美在宁静而幽远,不矫揉、不造作,始终焕发着灼人的美丽和俊秀,让人在海风吹拂的醉熏中宠辱皆忘浅唱低吟,空气清新仿佛直达天穹,令人觉得这种宁静是一种奢侈的享受,让人在这出奇的安静中自然地打开思绪的闸门临风开怀、回味思考,于是愉快和惆怅俱来。从海上吹来的带有苦涩的海风中悟出世间万种风情、人生五味杂陈,品出海阔天空、旖旎风光。不禁使人想起人生漂浮,不变的是潮起潮落,变的是过往人群;不变的是季节交替,变的是人间冷暖;不变的是光阴似箭,变的是人情世故;自然界在变,我们也在变,在变与不变之中,重要的是把握好自己的心态,不汲汲于荣名,不戚戚于卑位。

天暗了下来,一弯新月洒在一望无垠的沙滩上,举目远眺,“磊落星月高,苍茫云雾浮”,古老的海滩向东直指天际,海边照例开始刮起了阵阵的夜风,这风在空旷的海滩上空发出“呜—呜”的响声,这声音仿佛笛声,又恍若远古的胡茄,音色极美,时而舒缓,时而凝滞,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像是在诉说古往今来,潮起潮落,月望月朔、人来人往,马嘶马蹶。这极美的空鸣声似乎渐渐地消逝在大海的远方,又像吸附在眼前条子泥这海绵般松软的沙滩中,让人流连忘返。我和友人站立在条子泥海堤上,大海有节律的呼吸声,听得更清更清,大海特有的诗一般的韵味更浓更浓,使人心醉。夕阳映着行人的脚印;情侣依偎着留下爱的沙坑;孩童围观着滩地水洼里跳跃的小鱼、小虾;采蛤、拾贝人手中晶莹的贝壳闪着斑斓的色彩,绿色的海藻依偎着海滩湿地静静地期待着下一轮潮水的信息……哦,大海!你那晃动不停的海面,你那宽广包容万物的沙滩,你那生生不息的潮汐,不就是生命诞生的摇篮吗?

在依依不舍中不得不告别条子泥景区。蓦然回首,背后的港城已是万家灯火。我默默地祝福条子泥这从远古走来的年青的景区,这大海古道深处的大家闺秀,明天定会迎来潮水般的海内外游客,来聆听你古老的传说,欣赏你古姿新韵的妩媚。(巴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