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尘世间的水-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尘世间的水

来源:未知     点击数:1198     日期:2017-07-17 11:29:55
去甘港,一定是要去看看水的。甘港的水,没有那种波澜壮阔。更多时候,它只是一条静静流淌的田间小河,或者是一汪浅浅的池塘。晨曦之中,雾霭从田野上飘然而来,河水汤汤。夹着泥土腥气的风伫立舒畅的水波之上。河岸是那种灰土色,密密匝匝的是豆荚饱满的油菜。根部,有细腻的泥沙一直蜿蜒至平

去甘港,一定是要去看看水的。

甘港的水,没有那种波澜壮阔。更多时候,它只是一条静静流淌的田间小河,或者是一汪浅浅的池塘。

晨曦之中,雾霭从田野上飘然而来,河水汤汤。

夹着泥土腥气的风伫立舒畅的水波之上。河岸是那种灰土色,密密匝匝的是豆荚饱满的油菜。根部,有细腻的泥沙一直蜿蜒至平缓的水边。水波不兴,清澈见底,蹒跚的一粒粒青螺油油的在水底招摇。离岸尺许,是荇荇的水草,摇曳着婀娜的身姿,一如婉约的女子款款而来,伸手之处,触之不及,不由令人顿生“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慨。

日间,阳光毫不吝啬地洒遍整个水面,波光粼粼,散发着碎金般的光芒。忽然之隙,有调皮的鱼儿从水面快速穿过,劈开一道浅浅的波痕,惹得整个河面都荡漾起来,仿若小家碧玉的闺女,捂着嘴,脸颊绯红,笑得花枝乱颤。这个时候,所有的幸福是只属于那些在水下的生灵,就连晨雾里“噼里啪啦”咬籽的鲤鱼,都捺着性子安静了下来。

躲避渐渐升起的日温,有忙碌的农人从田间归来,摇着橹、划着桨,一叶扁舟缓缓而行,“欸乃”之音从清莹的水间飘出来,飘过远处村庄上空的炊烟。

村庄里,已经开始喧闹起来,有停停顿顿、四处觅食的芦花母鸡,有偶尔抬起头瞟一眼匆匆行人然后又微闭双眼小憩的大黄狗,还有那些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来一阵清凉的鹅呀、鸭呀,一窝蜂出来,争先恐后地向河面扑腾而去。纷纷溅起的白色水花,让河面如同沸腾的锅。原本疲惫的农人站在河岸上,拂去额头残留的汗水,笑望着,神情间流露出丰收的喜悦。

在那些小河的不远处,傍依着的一汪一汪池塘,像一颗颗明净的眸。池塘的四周,被密密的蒲花簇拥着,有几只嗡嗡的蜜蜂飞来飞去,这个时候,最繁忙的该是勤劳的它们了。

一块长方形的石板,半截伸入水面。汰洗的米浆引来四处乱蹿的虎头鲨、昂刺鱼,傻傻地仰着头吮吸着。甚至,撩拨着水面也不能惊走它们。弓着腰的河虾,张弛不息,透明的头部清晰可见黑珍珠般的眼睛。不远处的芦苇根部,一只红红的龙虾懒洋洋地半卧着,偶尔,有莫名的水虫毫无顾忌地从它眼前爬过。

池塘里,四角菱的叶子悄悄地探出脑袋,露出鹅黄的嫩色,以新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一切。菱叶的缝隙间,荷伸展着腰姿,出水很高,细长的茎秆不染丝毫的烟火气。顶端,肥腻的叶正悠然地打开。偶尔,有鱼游过,碰撞到水底下的根须,颤动从水底升起,让荷叶轻摆着绿意,与颌面下的水连着一色。

暮霭笼罩着整个村庄的时候,水面升起腾腾的雾,一团一团,隐隐绰绰,像梦,像仙境,像一场天上人间的爱情传说,唯美而又不忍目及。在这样的境遇里,白天浓郁的稻香被嵌入了汩汩的流水里。风掠过那些水,吹皱了村庄的纹眉。俄而,那风有丝丝的甜意,是提炼了汩汩而行的水中的精华,滋润得两岸稻香连天、姹紫嫣红。

此刻的甘港,如同一位安详的长者,冷暖、炎凉、起伏,都似乎已经与它无关,所有的沧桑都掩藏在那深邃的夜色里,它敞开博大的胸襟,用如水一般的大气,包容着世间的万物。(林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