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传奇孙二虎—从海娃到英雄-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东台 > 正文

传奇孙二虎—从海娃到英雄

来源:未知     点击数:2830     日期:2017-08-01 09:26:19
孙仲明,是他的本名,因他虎威十足,且在人民海军初创阶段,统帅着一支“海上猛虎团”,人们便亲切地称之为“虎团长”“二虎子”。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茫茫黄海,在刀光剑影中蛟龙出水;在枪林弹雨中海豹露容。他,就是集虎气、骨气、灵气于一身,集胆略、谋略、战略于一体的传奇英雄孙二虎。入


孙仲明,是他的本名,因他虎威十足,且在人民海军初创阶段,统帅着一支“海上猛虎团”,人们便亲切地称之为“虎团长”“二虎子”。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茫茫黄海,在刀光剑影中蛟龙出水;在枪林弹雨中海豹露容。

他,就是集虎气、骨气、灵气于一身,集胆略、谋略、战略于一体的传奇英雄孙二虎。入侵的日军怕他,行窃的海盗怕他,丑恶的伪军怕他……

直至今天,在他逝世六十多年以后,从连云港到崇明岛的沿海人民依然念想、颂扬这位为人民海军的创建作出重大贡献的英雄。

孙二虎,一位苦水里泡大的渔家娃。

三百年前浅海隆起的“北脊滩”是弶港崛起的“起源滩”。这块半日潮流浇灌的盐碱滩面,生长着一种大潮淹不死、烈日晒不死、寒冬冻不死的野草——盐蒿。这便是孙二虎儿时春夏洗净水煮充饥,秋冬研粉做饼作食的主要食物来源。而这种“百草之王”盐蒿千古傲立和刚强不屈的品性,也悄然植入了孙二虎的幼小心灵。

孙二虎三岁那年,父亲出海打鱼遇难。此后,家境更加困苦。迫于生活,母亲带他外出要饭谋生。他母亲是个“三寸金莲”的小脚女人,穿着蒲草做底的鞋子,一手挎个破竹篮,一手拄着木拐杖,走东家跑西家。即使讨饭为生,但穷人的骨气不丢不弃,母子俩从不去船主、渔霸之门,多是得到当地贫苦渔民的接济。七岁那年的除夕之夜,孙二虎拿着母亲编织好的赶海网袋,高兴地说道:“我每天下海采贝换回一斤玉米面,我们一家也就能糊口了。”

那年的正月初五财神日,孙二虎一夜未眠。后半夜就起床做饭,吃完饭后便拿上工具坐等黎明。当他听到有几个下海人的脚步声,便悄悄带上门,紧紧尾随跟上。步行一里多路,才敢大声说话:“叔叔带上我!”“让这么小的孩子下海,家里也是特穷呀!”“小虎子,登滩不要乱闯活沙,潮涨时要跑得快,跑慢了就没命了!”“谢谢叔叔,我记住了。”

就这样,孙二虎第一次走进大海深处。从此,便与家乡的海结下了不解之缘。

孙二虎是条浪间好汉。人们送给他“海上蛟龙”的美誉。

他从7岁开始下海踏潮,前后用了十年时间的艰苦磨炼,17岁时就已经成为听涛知水深、含沙知沙头、望鸟知鱼汛的“活海图”。

在春夏秋冬的航海中,他巧借季风,穿涛破雾;在大潮小汛的捕捞中,他读海识海,满载而归。在一年一度春汛生产中,曾创下了“一网满三舱,三网下江南”的高产奇迹。

东沙的斧文蛤,西沙的大竹蛏,蒋家沙的斗篷螺,竹根沙的海葵花……东台海域辐射状沙脊群间的底栖动物和游泳动物,他了如指掌,如数家珍。至今,“少年钩蛏王”的美名还在沿海老一辈的渔民中口口相传。

“看太阳,早见胭脂晚有风。看月亮,有圈敞口风,闭口雨。看海水,黑沫花有风暴。看露水珠,长的要刮风,圆的天转好。”为了征服大海、驾驭大海,二虎在航海实践中总结出许许多多的管用渔谚。

他的航海技能、航海经验和航海胆略,成为日后“海上霸主”的先决条件。

孙二虎有着独特的性格、风度和气质,且以特有的魅力影响和感染着身边的人。

爱喝酒、爱看戏、爱玩猴,是他最鲜明的个性特征。

他爱喝酒,这与海上生活方式有关,海上风吼浪高,船上潮气大湿度大。渔民们都有喝烈酒驱寒冷的习惯,出海的船队都带着整坛的白酒。那时船头条件差,无法加热,就喝冷酒,酒壮英雄胆,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凭借着一身酒胆,孙二虎练就了水上蹦船如飞燕,水下潜泳赛鱼群的绝技。

据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曾担任弶港渔抗会会长、弶港情报队队长、弶港民兵大队大队长的94岁老党员鲁昌贵深情回忆:孙团长组织护渔护航,都要在家中设“壮行酒席”又叫“牺牲酒席”。他与官兵们端起酒碗碰击,宣誓出征:“保卫生命线,保卫捕鱼场”,那气吞山河的场景至今难忘。

他爱看戏。由于出身贫苦,未能读书识字,但是不妨碍他常过戏瘾。没戏看时,就听当地造船木匠祝同兵说唱《三国》《水浒》《乾隆皇帝下关东》等古书,照样听得如痴如醉。尤其是凉风习习的夏夜晚饭后,祝同兵拿出一本发黄的线装书,声情并茂地开唱起来。夜幕下,点亮马灯唱下去。夜色中,躺在竹椅上的孙二虎,手摇蒲扇,听得沉醉,让民族文化基因慢慢渗入他的血脉骨髓。

他爱养猴。一有闲空就牵着猴儿四处溜达。那只机灵乖巧的灰色猴子就像贴身警卫,十分驯服。有一次,当地一家渔夫迎亲,喜动的猴子凑热闹蹿上新郎的屋顶坐视四周。孙二虎的夫人林凤英怎么唤叫都不下来。孙二虎知道后,急匆匆赶到现场,举起手枪,击中猴儿的左腿。受伤的猴儿乖乖走下屋脊。心疼得林凤英在一旁直抹眼泪。

孙二虎与穷苦人血肉相连,心心相印。

在那个乱世乱象的年代,从连云港到长江口的连陆海区是猖獗的海盗窝。各路海盗都装备了帆船和武器,掳劫行恶,危害百姓。从清朝以来就没有被人征服过。不畏生死的孙二虎,立志为民除害,誓保一方平安,组建起“海上渔民自卫队”,并定下规矩,对长江口以北、连云港以南的捕捞渔船,船船保护,秋毫无犯。他对渔民兄弟坦诚而言:“我孙二虎从来不是见老虎烧香,见兔子放枪的人。”从此,南黄海太平了许多,再也没有发生过弶港渔船被北方和南方海匪劫持的悲剧。

一九四一年三月,有着强烈民族气节的孙二虎,带领“海上渔民自卫队”全部人员参加了新四军。首任职务是新四军一师三旅海防团特务营营长,不久又接任海防大队大队长。当上新四军的基层指挥员后,孙二虎最喜欢哼唱的是老区广为流传的歌谣:“毛主席当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孙二虎心中追寻的“灿烂北斗”映照着他的革命生涯。

一九四四年,新四军内部开展“查阶级、查斗志、查思想”的三查整风运动,孙二虎接受了组织的严格审查之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沿海驻地的贫苦渔民家庭有难处、有疾病,孙二虎都及时给予全力救助。一位16岁的渔家孩子身患怪病、高烧不退,孙二虎专门派出军医上门诊治。当军医报告他说:病人病情严重,急需有效药品注射,团里仅存几支进口药品留着急需。他听后当即命令:“救人要紧,赶快注射。”由于救治及时,这孩子很快治愈康复。

浪裹盐灶,雾遮潮墩的一九二七年秋日,弶港小学的前身“渔会学堂”在艰难中开办。

惊涛拍岸,狼烟四起的一九三八年夏日,弶港渔会、知名人士在“渔会学堂”共同发起建造了三间正殿的韩公长生祠。

一九四一年一月,新四军一师东进南黄海西海岸之后,为实现由“背靠大海”向“掌控大海”的战略转变,迅速就地组建起海上武装力量——新四军海防团。

从此,这座小小的韩公长生祠,便成为新四军海防二团团指挥中心,“一号首长”便是孙二虎。

孙二虎团长有一盏通宵不灭的小马灯,月牙西斜时亮着,天边破晓时依旧亮着。面对着忽闪忽闪的小马灯,他热血沸腾:“我是中国人,贴心跟党走。赶走小日本,寸沙不可丢。”

守沙守海要有自己的船厂,要有自己的水兵。孙二虎团长具有远见的谋略构想酝酿在胸。

1942年,在盐蒿草红艳艳的深秋季节,孙二虎团长亲率海防二团指战员和当地造船师傅,在东南西北走向,直通大洋深处的弶港“七里丫湾”潮滩上盖起了露天厂房,架起了手拉钢锯,购进了优质湘杉,创办起我军历史上著名的“红帆造船厂”。

崔中辉、崔广月、丁年才、徐崇德、杨文喜、蔡炳山等60多名造船师傅在极其隐蔽的草荡、芦荡里完成锯木料、摆龙骨、装扁肩、关大桅、安舵把等110多道木料工序,纯手工钉造了第一代水兵用船。

一艘艘扁头、平底、多帆的战船曾日夜巡航于长江口至连云港的千里洋面,创下了木船对抗敌舰、镇守海疆的传奇。为人民海军木船起家作出了巨大贡献。

红帆船钉造完工下水之前,孙二虎总是亲自带着海防二团战士们围在红帆船四周,聆听打排斧的奇音绝响。那有板有眼、惊天动地的《八哥洗澡》《洗脚刷嘴》《磨房踏筛》《麻雀闹花园》的奇妙排斧声,赢得将士们一阵阵喝彩。打排斧完毕,孙团长亲自为在场的造船师傅点燃“三猫”香烟,分发糖块水果。

弶港海域由于长江水、黄河水和太平洋海水的日夜交汇,形成了“百岛之海”(即沙洲泥岛)的海底地貌。为了适应这一海区的作战护航,孙二虎团长在大潮小汛间,全天候训练陆上的“旱鸭子”。数百名海防团战士练登船、练盘锚、练牵帆、练把舵、练越脊。尤其训练春季平流雾期间和秋季辐射雾期间的对海上浮动目标和对空中飞行目标的精准射击,特别强化了快速穿越西洋“两分水”高危海区避险技能训练。这批成长于惊涛骇浪中的水兵骨干,成为入侵日军闻之丧胆的“海上神兵”,并在后来的渡江战役中发挥了特殊作用。

孙二虎以他的大智兴办起战时“海滩秘密造船厂”,又以他的大勇护卫着战时“海上秘密供给线”。

这条永垂史册的“海上秘密供给线”曾经横跨一江两海(即长江、黄海、东海),奇越上百个暗沙浅滩,上千处急流险窝。从1942年至1945年的4年间,弶港的数十艘三帆、四帆、五帆木质帆船起锚扬帆南下浙东,北上胶东,航海10余万海里,运回了无缝钢管、枪支弹药、通讯器材、药品器械、布匹食盐等一万多吨军需和民用物资,且通过弶港秘密转运至新四军苏中军区和八路军鲁南军区,为打破敌伪的经济封锁,夺取抗战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1961年,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惊险故事片《51号兵站》就取材于这一真实故事。故事片的原型人物就是弶港的爱国船主顾雍海。

当时,在弶港蹲门至巴斗南北十多公里的芦荡潮滩上,组建了号称世界上最大的野战医院。在苏中战场作战受伤的指战员,大都秘密转运这里医治。

由于日伪严密封锁,野战医院药品奇缺。孙二虎团长安排支前功臣仲续华驾驶“铁叉”帆船,以运送“出水鲜”鱼货为掩护,前往上海敌占区采购急需药品。

一次,上海国际饭店举办大型药品洽谈会,参加洽谈会的都是上海滩上层名流,正当仲续华千方百计搞到一批药品转运时,被便衣特务暗中盯上。仲续华乔装打扮成人力车夫,把这批药品运送到安全地点秘密上船。运到弶港后,使得受伤的数十名指战员康复出院,重返前线。

1944年4月底,支前模范仲续华又一次驾驶自家的“铁叉”号风帆渔船,与“两打伙”号风帆渔船以及其它两艘风帆渔船组成了秘密船队,以装运大粒子盐和花生油为掩护,前往上海敌占区,运回车床、刨床、五金工具、无缝钢管等急需物资。由于当时吴淞口敌情复杂,船队开到鸭窝沙海面上等待时机。

5月6日晚上8点多,张渭清派吴明义带着两条船装着设备和20多名技术人员从吴淞口向鸭窝沙出发,约10点多与仲续华对上暗号接上头,然后船靠船驳货,由于当晚风大浪急,加上机床笨重,给驳货带来很大难度。这时,一艘日本宪兵队的哨艇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向这边驶过来,快靠近时,哨艇上宪兵对我船进行喊话:“什么人,干什么的?”仲续华从容地大声回答:“我们是打鱼的。”并同时通知船上所有人快速盖上仓板准备战斗。宪兵哨艇靠近了“铁叉”船(因当时多数人员在“铁叉”船上驳货),哨艇上的红色灯光像探照灯一样直射“铁叉”船,宪兵一看人数众多,顿时警觉,哨艇上的机枪手做好了准备,这时,有两个宪兵爬上“铁叉”船,查看船上的情况,到船上,有一个宪兵掀开仓盖看到机床配件,正准备抬头喊话,仲续华当即飞起一脚将宪兵踢下仓去,另一个宪兵看情况不妙抬枪就打,船上其他人员立即将宪兵按住,并向哨艇上的宪兵猛烈开火。

这时仲续华命令船工们起锚牵帆撞击敌艇。因我军船多人多,敌艇机枪手也被我军乱枪打死,船老大王意佺中弹负伤,仲续华接过舵把,凭借多年的航海经验,借助风浪对准敌艇猛烈撞击,同时命其他几条船一齐向敌艇撞击,最后终于将敌艇撞翻沉于波涛汹涌的大海中。45吨的“铁叉”号风帆船因多次剧烈撞击船板断裂,船舶进水,船上所有人员快速将已上船的机床设备搬移到“两打伙”船上,最后“铁叉”船慢慢沉于大海之中,王意佺因失血过多壮烈牺牲,其他2名战士因身中数弹当场牺牲,除了牺牲的3人外,其他人员都安全转移到“两打伙”及其他船上。然后,吴明义交待仲续华一定要把这批物资安全送往苏北老区射阳交给龚克。仲续华含泪接过舵把凭借多年的航海经验,加上官兵们押运,数日后将这批军需物资安全送达根据地。

孙二虎在担任海防二团团长之后,靠前指挥,不离战位。先后组织了数十次海上战斗,最著名的当数“黄鱼洋保卫战”和“东沙剿匪战”。

自古以来,东台海域以盛产黄鱼、鲳鱼、鳓鱼、马鲛鱼闻名于世。1944年,无眠的大海又现渔影跃潮头的春季鱼汛。东部沿海的近百艘渔船汇集于著名的黄鱼洋海区围捕大小黄花鱼。又一个丰收年景让赶海渔民们喜笑颜开。一天,在“七潮八潮如马跑”的午间,二艘日本汽艇气势汹汹直闯黄鱼洋,欲对捕捞船队强施“武装蚕食”。当时,驾驶着“美人缸”指挥船的孙二虎团长闻讯后,迅即布阵迎战。孙二虎团长充分发挥海况熟、善近战的优势,利用高潮水位抢占上风上水实施四面夹击。他首先开枪击落一艘日军汽艇上的膏药旗,紧接着又是一枪,击毙站在汽艇船头的日军指挥官。与此同时,12艘红帆船集中优势火力,在击沉一艘日军汽艇之后,又将另一艘日军汽艇逼入水下暗脊,令其艇翻自沉。渔民们为欢庆“渔场保卫战”的胜利相约摆设“船头鱼宴”三天,慰劳参战将士。孙二虎团长一一登船谢绝,继续率领船队高度警惕地巡航在浪高流急的大海洋面。

在一次东沙剿匪战中,海防二团出动五六艘帆船,在追击的过程中,孙二虎亲自掌舵,其间,敌人的子弹将其帽子打飞,孙团长临危不惧,凭着高超的舵艺,很快就赶上了海匪,其枪法很准,一甩手就打落了敌船的定风旗,后面的参战船队士气大振,不一会儿全部赶来,将海匪一举歼灭,这一仗海战,缴海匪船只六艘,抓获了海匪几十个,绳子扣着海匪一个连着一个,跑起来一长串。为了表彰海防团海战有功,陶勇司令亲自主持召开庆功大会。此后,“子弹绕着飞”的神话一直伴随着孙二虎的传奇人生。

日本《朝日新闻》惊呼:“华东沿海从连云港起到上海止,发现游移不定的新四军水兵,神出鬼没,难以侦察。”

孙二虎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担任苏中军区海防纵队副参谋长兼海防二团团长。他高举民族大义的旗帜,不畏入侵者的坚船利炮,在风波生死间牵帆把舵、英勇善战、抗敌御辱。在数以百计的剿海匪、灭日寇的实战中,创造了活沙浅滩的传奇战法,精明掌握了巧借风、活用帆、稳把舵的航海技能。在1943年至1944年反“扫荡”、反“清乡”斗争形势最为严峻时,他领导和指挥的海防二团所装备的三帆、四帆和五帆木船既成为海上流动指挥中心,又成为海上抗大学校、海上野战医院、海上物储基地、海上印钞厂……让茫茫黄海成为永垂史册的海上抗日根据地。

中央电视台七频道“人民子弟兵”栏目,2009年10月9日中午12时37分、10月10日下午2时58分、10月15日早上8时零5分播出的大型文献纪录片“红帆船”中盛赞孙二虎和他的战友们“是我军最早的海上作战力量,他们创造了人民海军的传奇开端。”

孙二虎结交朋友很多,国共双方都有。甚至有兄弟在海峡对面当高级指挥官,为此,解放后他担负起统战工作。正当他全身心地接受特殊使命,转赴没有硝烟的战场之际,不幸降临。1956年1月的一个冬日,其突发脑溢血逝世,享年48岁。为了表彰他对革命事业的杰出贡献,党组织追认他为革命烈士。

如今,长眠于江苏泰州烈士陵园的孙二虎,如果真能显灵,当看到今日人民海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黄水走向蓝水,从浅蓝驶进深蓝的雄姿英发;当听到老区弶港二代渔家女们深情绣红帆、倾情颂红帆的抒怀歌声时,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孙二虎以他传奇的一生,为后人书写了一卷惊天动地、久读不厌的英雄史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