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西溪梦 -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西溪梦

来源:未知     点击数:1616     日期:2017-08-29 09:54:18
苏中平原上的古镇西溪,是唐宋留在黄海之滨,串场河边的千年梦境。这位老人,睡眼惺忪,从当年西溪犁木街青瓦房里,慢悠悠地走来,走到一棵虬曲盘旋的松树下。抬眼望去,这褐皮龙麟、枝叶繁茂的老松,遮荫蔽日,挡住了西溪古老的轮廓。老人有些迷盹,干脆坐下身来,在午后阳光下,背倚着青黛


苏中平原上的古镇西溪,是唐宋留在黄海之滨,串场河边的千年梦境。

这位老人,睡眼惺忪,从当年西溪犁木街青瓦房里,慢悠悠地走来,走到一棵虬曲盘旋的松树下。抬眼望去,这褐皮龙麟、枝叶繁茂的老松,遮荫蔽日,挡住了西溪古老的轮廓。

老人有些迷盹,干脆坐下身来,在午后阳光下,背倚着青黛色梦境,趴在椅把上,又打起了呼噜。他睡得很香,这让他的梦,穿越时光隧道,飘得很远。在沉沉睡梦中,寻找到很远的年份,这块土地上,乡人们引以为荣的大幅背景。

那是公元一千年的时候,宋太祖赵匡胤收拾五代十国江山,岁月流转给了大宋王朝,顺应了新朝代的更替,作为从唐塔脚下一路走来的傍海小镇,西溪开始热闹起来。

那时,江山簇新,文化盛开,遍地繁华。从景德年间开始,北宋三宰相晏殊、吕夷简、范仲淹先后来到黄海之滨的西溪,监管盐务。这盐业可是国家的重要财源,天下税赋,盐业占了一半。西溪盐仓,监管淮南盐务,举足轻重。西溪古镇,受到宋朝庞大的盐业体系滋润,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在平和温软环境的抚慰下,景象繁华起来。

盐文化孕育下的西溪,有“小扬州”之称,在历史的簿册上,有过辉煌的记载。发达的商贸文明,乘着盛开的文化流荡,这种繁华,顺着贯通淮南中十场的河流,顺着旧日河边三里路,延绵千年。

据说,范仲淹在西溪任盐仓监,做了几件流传千古的事情,在隋唐天妃宫的高墩上,修建泰山寺,在晏溪河宽敞处,修筑通圣桥、八字桥,又沿着海大口的走向,修造范公堤,把西溪的繁华景象,用漫漫长堤围护起来。这一围,围出了一个千年延续的文化境界。犁木街边,“西溪塔影寒山月,东海钟声古寺风”;晏溪河旁,“野笛声含田园趣,夹河桃柳带斜阳”,八字桥幻化出“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兔毫盏再现北宋“茶百戏”的妙趣。这些文化现象,让这方土地上的人们,津津乐道了一千年。

唐宋以后的岁月里,有元末明初张士诚移兵驻防,寺院流连;王艮书院讲学,自成一派;孔尚任棹返西溪,移舟相访。西溪犁木街上的商贾士绅、市井渔民,闲暇之时,随着泰山寺的悠悠梵音,走进黄墙逶迤、竹径幽深的寺院,拈香祷告,顶礼膜拜,再走出三门四柱的冲天坊,跨上拱脊高耸的通圣桥,远眺脚下旖旎繁华的景象。

他们会看到什么呢?在青砖灰瓦延展的悠长时空里,排列着更多的远年风景,隔世情怀。他们会看到晏溪河桃红柳绿的沿河风光,犁木街青砖翠叶的坊间旧梦。街坊一侧,是江淮大地上最早的书院——晏溪书院;黛瓦院墙内,岁月彼端的音韵,升腾飘散向串场河边的砖塔,那是唐朝尉迟恭监造的报恩塔,在串场河边,挺立出一种丰韵峭拔的精神,倒像盛唐派来的一员面容黝黑的战将,镇守边陲。

越过塔尖,他们又看到辞郎河边,汉代董永和张七妹凄婉动人的往事。七妹的缫丝井、凤升桥、舍子头,董永的寒窑和祠堂,静静伫立在那棵家喻户晓的老槐树旁;再往远处看,是西汉吴王刘濞属下的海陵县署,更远处,朦胧影像里,还有新石器时代西溪先民劳作的身影。西溪的来路如此清晰,西溪的经历如此繁复,西溪的蕴藏如此奢华,去路遥遥,来路迢迢,把大宋王朝的西溪古镇,滋润成一段盛世典故、温情梦幻。难怪这位老先生,睡得如此深沉,往日的梦境,历程确实十分漫长。

岁月如梭,往事如烟,历史走进了二千年。南来北往的人们,络绎不绝地走进西溪,顺着三里路上的历史来路,走向这片地域文明的发祥地,走进这座充满诗意的古老集镇,寻找里下河之根。他们站在当年宰相们吟诵的遗址上,眺望承载千年的西溪画面。又走下高坡,故地重游,与古人谋面,聆听先忧后乐的颂音,观景赏泉,品茗饮酒,弹奏放歌,读书植花,冶游垂钓,重温旧日生活的繁华梦境。

写到这里,我们且放慢脚步,別惊动了宣纸上这位老者的午后长梦。此刻的他,也许悠游到了那个遥远的唐宋年代,在我们文字表述的冗长场景里,吟诗作赋,观望怀想。(薛德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