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水墨丹青醉三峡-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水墨丹青醉三峡

来源:未知     点击数:975     日期:2017-09-12 09:27:12
辞别三峡已有多日,却总不敢提笔,生怕亵渎了那千里江山。可每当夜深人静之时,那缭绕的云雾,那青的山绿的水,那连绵不断流动的画面,却仿佛千里长卷,如此清晰地在眼前渐次展开。哦,醉了醉了……怎一个江山如画!是谁,绘得如此水墨丹青?“西陵山水天下佳”。 炎炎夏日,我们自湖北宜昌逆

辞别三峡已有多日,却总不敢提笔,生怕亵渎了那千里江山。可每当夜深人静之时,那缭绕的云雾,那青的山绿的水,那连绵不断流动的画面,却仿佛千里长卷,如此清晰地在眼前渐次展开。

哦,醉了醉了……怎一个江山如画!是谁,绘得如此水墨丹青?

“西陵山水天下佳”。 炎炎夏日,我们自湖北宜昌逆流而上。首先迎接我们的是自然风光最为优美的西陵峡。这是长江三峡中最长的峡谷,全长120千米。旧时西陵峡滩险水急,礁石林立,白居易曾形容它“白狗次黄牛,滩如竹节稠”。三峡大坝建成后,高峡出平湖,沿溯不再阻绝,壮丽的景色依旧。站在船头极目远眺,天高云淡,碧水微漾,两岸连山重岩叠嶂,自是神清气爽。此处江面宽阔,水流平缓,游轮如履平川,虽然与郦道元所注“夏水襄陵,沿溯阻绝……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相去甚远,却也奇趣无穷。

幸运的是,西陵峡保存了一段三十公里左右的原始峡谷风光未被淹没,可沿途欣赏原汁原味的三峡风光。在三峡大坝和葛洲坝之间,跨越秀丽的灯影峡两岸,我们走进了依山傍水,风情如画的三峡人家。

那是怎样的一种享受啊!阿妹导游背着插满鲜花的小背篓,引领我们沿着高低错落的石径缓缓前行。虽然骄阳似火,但岩壁峻峭,茂竹森森,凉风习习,偶尔窜来几只机灵的小猴讨食,很是惬意。桥下是欢快的溪水,时而围着大小各异的石块回旋,时而从前方的石缝间一跃而下,跌入深潭。待它安静地汇入宽阔的水域时,那如镜的水面绿得让人不忍大声喧哗。因为,那久违的古帆船、乌篷船就静静地泊着,是在回忆千年的孤独吗?正当你屏息凝神等待栖息的鸬鹚跃入水中捕鱼时,那边却传来清越的山歌,却原来是打渔人家。男人悠然站立船头,“呼啦”一下将渔网撒向水面,顿时溅起一层细浪。船尾妇人不急不躁地缝补着渔网。最喜岸边青春女儿,挥着棒槌轻哼着山歌。游客中一个顽皮的小伙子忽地亮开嗓子:“阿妹口来——”那边阿妹立刻脆脆地应和:“哎——阿哥——”引得游客纷纷对起了山歌。

再看那山上人家。依山势而建的吊脚楼别有一番风情。楼上吊着大蒜、包谷、红辣椒、蓑衣、斗笠。虽然未见到袅袅炊烟,但门前的溪水里有鸭鹅嬉戏,楼下有小狗“汪汪”地摇尾欢迎。恍惚间,我似乎梦回烟雨江南。遥远的记忆中,山岚氤氲,有一对少年正在临风习剑,渴了,掬一捧溪水;倦了,沿着石径贴着峭壁追逐嬉笑,奔向远处的山坡。待得功课完毕,男孩,跃上马背,女孩,唤起羊儿。

“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行至巫峡,夹岸奇峰突兀,层峦叠嶂,云腾雾绕,江流也变得蜿蜒曲折。游轮过处,碧绿的水纹逐渐变粗,江心也出现了一圈圈浑浊的暗流。站在游轮顶层的观景台上,耳内听着导游小哥介绍巫山十二峰,眼前宛如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时而青山入云疑无路,忽又峰回路转云雾散。只是,不知那些曾经哀鸣的猿猴如今身在何处?

哦,江山如此多娇,曾引多少英雄折腰!何况你我?迎着江风,我忍不住伸展双臂,想拥抱这画山绣水;又想借得生花妙笔,绘下这旖旎风光。

最震撼的当属于瞿塘峡。“镇全川之水,扼巴鄂咽喉”, 长江上游之水至此入峡。傍晚,站在夔门观景台,仰首流云飞渡;远看“白盐山”和“赤甲山”隔江相望,一个红装,一个素裹,悬崖峭壁如同刀削斧砍;俯视脚下,江水浩荡东泻,浑浊的波涛奔腾呼啸,滚滚东流。站在船上,俯仰之间,心潮汹涌:在大自然面前,人类何其强悍,却又是何其渺小!

当天际最后一丝亮光隐没时,我并没有看到如前几夜一般璀璨灯火。苍茫的夜色中,陡峭的岩壁似乎扑面而来,心中陡生寒意。正自心惊,眼前一个亮点一闪而过。悄悄询问导游,原来,在这连绵的山中,只剩下这一户人家没有跟随移民的大军。难以想象,崇山峻岭中,不通电未通水的这户人家,喝一碗水,种一粒粮该留多少汗?我们眼中的诗情画意难道不正是他们的穷山恶水?可他们,为何如此的恋恋不舍?

导游没有回答,笑着对我说,虽然现在三峡有60%的自然景观被淹没,但绝大多数名胜古迹还是保存了下来,还出现了很多独特的美景呢。三峡秋冬最美,待到满山红叶时,欢迎您再来!

我点点头,默然无语。是的,虽然这次的三峡之行未能循着郦道元的足迹,但又何妨?行走的意义原本就在于改变一成不变的思维,而远行的目的,远大于此。(陈晋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