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在威尼斯乘贡多拉-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在威尼斯乘贡多拉

来源:未知     点击数:1019     日期:2017-09-12 09:27:57
对于水城威尼斯,最初印象来自小学的课文——马克·吐温的《威尼斯的小艇》,从此对出门就是“贡多拉”的水城充满着向往。从游艇上下来,站在这浮在海上的城市时,才真切地感受到这座人间天上无双不二的“水城”的浪漫、唯美与魅力。此时,你不得不惊叹曾经是威尼斯共和国的中心,十字军东征时

对于水城威尼斯,最初印象来自小学的课文——马克·吐温的《威尼斯的小艇》,从此对出门就是“贡多拉”的水城充满着向往。

从游艇上下来,站在这浮在海上的城市时,才真切地感受到这座人间天上无双不二的“水城”的浪漫、唯美与魅力。此时,你不得不惊叹曾经是威尼斯共和国的中心,十字军东征时曾经在这里集结,而且也是13世纪到17世纪末一个非常重要的商业艺术重镇的蓝蓝的威尼斯,它的那些“亚得里亚海明珠”“水上都市”“百岛城”“桥城”等誉称并非溢美之词。

威尼斯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一部1500年的兴衰史,连同它的旖旎与风情,从汪汪的水里向我们飘来。从地图上看,威尼斯这座枕着海浪入梦的城市,仿佛一颗镶嵌在美妙长靴腰上的水晶,在“亚得里亚海”的波涛中熠熠生辉。蜿蜒的水巷,流动的清波,宛若脉脉含情的少女,眼底流泻着无限温柔,它又好像一个浮在碧波上浪漫的梦,浓浓的诗情画意让人久久挥之不去。

威尼斯的历史相传开始于453年。当时这个地方的农民和渔民为了躲避匈奴王阿拉提的入侵,逃到亚得里亚海瀉湖的岛屿上。在淤泥中,在水上,先人们建起了威尼斯。建筑当然艰辛不易,先将伐来的木料像削铅笔一样把一头削尖,打入水底的泥中,木桩根根紧挨,排排相拥,再铺上一层又大又厚的伊斯特拉石,然后在石上砌砖盖房子。这种伊斯特拉石防水性能极好,是从亚德拉亚海的伊斯特拉运来的。由于砖比伊斯特拉石轻得很多,所以房子不会下沉。这儿的房子无一不是这么建起来的,所以说威尼斯城上面是石头,下面是森林,一点也不夸张。当年为建威尼斯,意大利北部的森林全被砍光。

全盛时期的威尼斯,是意大利最强大和最富有的海上“共和国”、地中海贸易中心之一,既是西方开向东方的门户,也是东方通向西方的桥头堡。16世纪始,随着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新航路开通,欧洲商业中心逐渐移到大西洋沿岸,威尼斯才日渐衰落。这个城市昔日的光荣与梦想,通过保存异常完好的建筑延续到今天,成了充满奇妙与幻想的游乐园,令凡是来过威尼斯的游客都流连忘返,在童话般的水之际尽情揽胜。

水是威尼斯的灵魂,赋予了这个城市不同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的独特韵味。有人曾诗意地说,威尼斯是全球唯一没有汽车的城市,上帝将眼泪流在了这里,却让它更加晶莹与柔情。威尼斯由全长3.8公里、呈S型的大运河所贯穿。以梦为马,以船代车,贡多拉在威尼斯瀉湖已穿梭了遥遥千年。在这里乘坐举世闻名的平底小船贡多拉,就像在马德里看斗牛、在北京吃烤鸭一样是在这个城市最经典的享受。

贡多拉,意大利语GONDOLA,又译为“刚朵拉”“冈多拉”。这种轻盈纤细、造型别致的小舟一直是居住在瀉湖上的威尼斯人代步的工具。据1094年文献记录,其名称来自7世纪时的第一任总督。贡多拉历史十分悠久,11世纪是贡多拉最盛行的时期,当时数量超过万只。如今的威尼斯仅剩下了几百只贡多拉,仅是当年的二十分之一,但让人高兴的是,像圣特洛瓦索这样的小船厂仍旧在制造并修理这种小船,使这种古老的工匠传统技艺得以延续与流传。据说制作贡多拉严格又讲究,长11米,宽近1米半,以栎木板为材料,用黑漆涂抹七遍始成。小舟的平底呈不对称形,这样可以较好地保持只靠一侧单桨划的船的平衡。贡多拉船首有铜刻的图形,船夫告诉我们,这图形代表总督的帽子与威尼斯的6个行政区,另一侧边的7根横杠代表朱德卡岛。贡多拉是威尼斯富豪的象征,早在4个世纪前的贵族就经常乘坐雕刻精美的装饰着缎子和丝绸的贡多拉炫阔斗富。为了遏制奢靡之风,1562年威尼斯政府颁布了一条法令,禁止贡多拉漆成彩色,统一成黑色。只有在特殊的场合才会被装饰成花船。

我们一行6人乘坐的贡多拉,顺着小运河河道悠悠而行。船头和船艄向上翘起,像挂在天边的一弯新月,轻快灵活,如同田沟里的水蛇。错落的水道上密布着精致的景致,你苦心寻求的景点往往找不到踪影,但是一个转角你又会遭遇让你惊叹的美丽。小船在丝一般的河面上轻快滑行,狭的河道有的比北京的小胡同还要窄,两条船不能并开,只能单行。两边是触手可及的爬满绿苔的老建筑,墙根有无数贝壳附在一动不动的海藻类植物上,散发出特殊的潮湿气味。绿色的荇草,在清澈的水中款款摇曳。沿河两岸矗立着近200栋的宫殿豪宅和7座教堂,这些矗立在水中,任凭潮汐浸蚀的建筑物,多半兴建于14——16世纪,风格各异,五彩纷呈,我们的贡多拉就像游走在一条令人眼花缭乱的建筑艺术长廊之上。

河水汩汩,小船荡漾。柔柔的风中,飘来人家庭院里阳台上花儿的香气。在一道道青苔古墙之间,在淡紫色的昏暗光影里,此时,水似乎切割了时间,又被时间所凐没,让人有点儿沉醉,有点儿穿越,忍不住幻想自已好像回到几百年前艺术辉煌的威尼斯,俨然王公贵族,正在去赴一场灯红酒绿的假面舞会。只有那船夫的几声吆喝,才又把人拉回到现实世界中来。(武仲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