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秋 光 里-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秋 光 里

来源:未知     点击数:1446     日期:2017-10-30 09:31:04
在路上,相遇很多有趣味的事。收获的黄豆连枝带叶加果实,干嘣嘣地躺在地上,农人操着古老的枷,一下接一下,缓慢而有节奏地摔打着。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打连枷。我赶忙指给朋友看。车速快,一晃就过去了。朋友笑,我这个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没你知道得多。我微笑,小小的得意。连枷,这古老

在路上,相遇很多有趣味的事。

收获的黄豆连枝带叶加果实,干嘣嘣地躺在地上,农人操着古老的枷,一下接一下,缓慢而有节奏地摔打着。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打连枷。我赶忙指给朋友看。车速快,一晃就过去了。朋友笑,我这个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没你知道得多。我微笑,小小的得意。连枷,这古老的农事工具,几千年来,一直陪伴着人类。在机械化收割时代,依然拥有它的一席之地。

路边的风景一一掠过。秋天,是大自然打翻了五色瓶,彩色斑斓地泼向人间。一株茂盛的橘树,满树的果,成熟得错落有致。紫红的扁豆,在微微的秋风里招摇,一串串,繁盛得厉害。这样的情景勾人怀想。

小时候,外婆家有一个极大的后园,一年四季总是应时应季地长着许多蔬菜。现在这个时节,正是扁豆挂满藤架,南瓜的藤蔓在空阔的地面肆意蔓延。那些圆硕的南瓜,潜藏在叶子底下,仿佛小孩的笑脸,可爱之极。郑板桥写过一副对联:“一庭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记得后园里的扁豆有两种颜色,一紫,一白,是那种青白色。一架架的扁豆,随吃随摘。有时,外婆也会摘些送给左邻右舍。扁豆最常见的吃法是和芋头一起烧,也有直接炒的,味道还不错。吃多了之后,便不再觉得它的好。即便是像现在,扁豆正当时。

然而,看到扁豆不能忘怀的,却是另一个原因。童年时代,物质匮乏,更不用说什么玩具了。可是小孩子天生好玩,只好自己到大自然中找寻。曾经,就从扁豆架上摘下成熟的扁豆,要那种长相有特点的,在扁豆两侧,分别插上两根火柴,蒂部也插上一根。这样,扁豆靠着四根火柴立在桌上,撅着尾巴,这就形似一只小羊,或者小狗了。这样的小游戏,玩了很长一段时间,乐此不疲。

记忆中的扁豆,承载了童年的许多快乐。所以,长大后,当我面对这些过往生活中的物件时,总会有美好的遐想自心底悠然浮起。

窗外风景倏忽而过。人家屋前高高的树上,缠绕着根根丝瓜。也有的,在半空中的绳索上,晃荡悠闲,让我瞬间看到了我的乡村时光。

在水果店,看到红彤彤的小柿子,标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叫什么“火葫芦”。其实,我一眼便认出那是野生的柿子,换了一个地儿,身价便不菲起来。想起有一年在北方,友人带我去爬山。在那座不太高的山上,相遇一山的野生柿子,晶莹剔透的红,漫山遍野,小巧可人,随便摘,甜得很。友人说,喜欢就多摘点,只是不太方便携带。那回,我到底带了一些柿子回来,一路上,宝贝似的,生怕压坏了。今天,在这喧闹的水果店,相遇来自山野的朋友,竟是亲切得很。

就在这时,看到了立在路边的一座小亭子,木质的,封闭空间,“图书漂流”几个字,一下吸引了我的目光。我说我们看看。整座小屋都是木质结构,除了一面玻璃。我伸出手推一下,是推拉式的,可以滑动。心中一喜。翻看里面的图书,居然给我翻到了一本《赫拉克利特著作残篇》,广西师范大学出版,2007年的版本。书还是很新,不知这本书的主人曾经是谁,但是,它给了我们一个欣喜。在这个慢慢的小城,一座小小的书亭,瞬间传递出一种文化气息。一座城市,如果有了文化气息的浸润,无论如何总是可爱的。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个秋日的早晨,我们会相遇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哲学大师。

松浦弥太郎说过:“我最大的理想就是,生活中的每一件物品都有专属于我的‘故事’”。多年之后,我也一定会想起这个美丽的秋晨,和这个秋天里的故事。

秋色无边,秋光绚烂。秋光里,一切都是可爱的。哪怕是树上的一片落叶。一如此刻,站在栾树下,看那红灯笼似的果,在微微的秋风里,翩然而下,心里充满了欢喜。初见栾树的情景,又涌上心头。

每一片风景都是故事。然而,许多人才近中年,却将人生活成了一片沙漠。(严宜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