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雪 至-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雪 至

来源:未知     点击数:6252     日期:2018-01-16 09:47:15
如今一场雪的到来,是想遮都遮不住的,雪要来的消息,铺天盖地,轰炸式知晓众生。从前,有一夜皓白,晨起推门的雀跃。当然,雪不似雷阵雨,说来就来。遍洒天地的阳光这些天没了前段时日的活泛,层叠地在收,露脸迟疑,带着黛玉初入贾府的小心。连日被雾和霾锁起来,晦暗沉阴,人们盼雨来洗刷出

如今一场雪的到来,是想遮都遮不住的,雪要来的消息,铺天盖地,轰炸式知晓众生。从前,有一夜皓白,晨起推门的雀跃。

当然,雪不似雷阵雨,说来就来。遍洒天地的阳光这些天没了前段时日的活泛,层叠地在收,露脸迟疑,带着黛玉初入贾府的小心。

连日被雾和霾锁起来,晦暗沉阴,人们盼雨来洗刷出一片明净,虽然有场雪更好,却不敢奢望。冷气久积为寒,日子往小寒里过着,先是细雨做的铺垫,天空明亮了几分。小寒头天,扑面的雨里似乎夹着雪,应该是零星的,势头不大,和雨水两下就交融了,只有触及肌肤,才能感到雨水里的冰寒。立在办公室的大玻璃窗前,看渐渐占了上风的雪,看它云手慢起,翩然若仙。中午在校门口等娃儿放学,雪粒毫不留情地砸向我,些会儿,围巾上已经铺了数层从天而降的碎小花朵。

雪是个配色高手,百搭。下班途中,我开着电动车慢行,想让这场雪记住我。草坪枯黄,覆了层浅雪,黄白相间,好模好样地静趴在那儿,乖巧得很。常绿树,以不变应万变。一根南瓜藤缠在竖立的钢丝网上,有只忘了归仓的南瓜,吊挂在褐色的老藤上,瓜身已被雪盖了小半,寒风冰雪里它就这样守着孤独,守着苍冷,望着一个个节气地走过,兀自修心。麦苗、油菜秧、蚕豆苗……都在低处生长,雪还未全没了它们。麦苗的瘦嶙细叶戳破白雪,绵密尖锐地指向上空。油菜秧宽宽的叶面,正承接着纷扬的雪花,感受雪从轻盈到浑厚的过程,此刻的煎熬,定会在来年用黄灿灿涂抹出一个锦绣春色的。一群麻雀在风雪中起落,觅食?避风?躲雪?瑟瑟站在已经清减得只剩枝条的梧桐树上,次日我又见到一群麻雀,不知可是昨日的那群?但愿是吧,但愿它们已安然度过这个雪夜。

晚上刷微信,看到公交车停开的消息后,大伙儿都在担心明早的上班,后来认为步行才是最安全的。这样的雪天,谁不想在家拥被看手机?可又有几人身上无责任担当呢?就像我工作的医院,是为生命健康保驾护航的地方,我们已经做好各类应急预案,大家趁雪还没积厚就开始清扫,顺畅每条行道,我在群里看到有些同事已经在晚上就赶到医院,生怕明天的出行艰难影响到工作,其实各行各业都一样,都在为明日绸缪着。翌日的道路通畅是环卫工人的成绩,因此我上班没有要步行,依旧开着电动车,一路缓行赏景。朋友圈里都在说融雪剂的事儿,其实真正的融雪剂是众人的辛苦,像小寒下午的阳光,融化了雪,融化了坚硬的心。

这场雪很应景,小寒,初雪。雪酝酿了一夜,用它的经典白色装扮着天地,沿路看雪,比之昨日,大地留白更多,村落河流更静,近草远树添了遒劲端正。隔了几畦田的一片杨树林,高架树顶的鸟窝更加突兀了,我仿佛看见鸟儿正探出头,向我投射的目光里多了一份苍茫和凛冽。路旁的树木,树干朝北的一面,像絮了厚厚的莹白丝绵,半遮面,意犹未尽。

雪天做风雅之事很适宜,如煮雪烹茗,雪夜访戴,独钓寒江雪都可。妙玉煮雪,煮的是梅花上收的雪水,还是藏了五年的。且不论是否如宝玉所品出来的清淳无比,我乃俗人,隔了这么长时间的水煮茶喝,肯定不喝,要煮雪,就到我乡下的自家桂花园里收叶上的净雪,叶片已被早上的雨水洗得清亮,落在其上的雪,无污染,而且现收现煮,喝它个新鲜。王子猷雪夜乘船访戴安道,想来是个性情中人,魏晋风度。当晚在选择夜访的交通工具上,行船应是最佳的,估计那夜的温度还好,起码水面没结冰,否则就无后来的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千古佳话了。柳宗元的《江雪》,幽静孤绝,千山万径之下只有独钓的蓑笠翁和孤舟,万籁俱寂得怕人,可想而知诗人当时是怎样的心境了。虽说“停舟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已如墨笔画,无需妆饰烘托,不用布景借力,很清脆洗练了,但如果将它置身在一个雪夜,那画面会不会更饱满呢?

落雪已止,雪没全化,踏在雪上,步步稳踩。边走边看,看见枝头蹦跳,雪地撒欢的鸟儿,清澈呀,抓把雪洒过去,也忘情一下吧,我就将此刻的心情折叠好,放进厚厚的岁月包袱里,然后继续赶路,我知道雪后的日子还会如常的。(刘平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