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小农场 大文章 -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综合 > 正文

小农场 大文章

来源:未知     点击数:922     日期:2018-03-12 14:48:47
小农场  大文章——陈义慧的春耕故事​ 人勤春来早。最近两天,在南沈灶镇庶新农场,工人们分拣草莓装箱的时候,农场主陈义慧正一个人站在大棚的田头,捣鼓着新的包装间。今年种植的红颜草莓亩产预计可达2000斤左右,原先的一个小包装间显然不够用了。陈义慧说,我们农村人大多粗通水电基建

小农场  大文章

——陈义慧的春耕故事​


人勤春来早。最近两天,在南沈灶镇庶新农场,工人们分拣草莓装箱的时候,农场主陈义慧正一个人站在大棚的田头,捣鼓着新的包装间。

今年种植的红颜草莓亩产预计可达2000斤左右,原先的一个小包装间显然不够用了。陈义慧说,我们农村人大多粗通水电基建,自己动手终归能省下一部分开销。

也许,正是这样的精打细算,才让陈义慧农场的规模越来越大。在他身后,连栋大棚顺着路基延展开来,红彤彤的草莓藏于其中,在阳光的照射下依稀可见。

而我们要讲的故事,便从这小小的草莓开始吧。

“玩”高效农业,如果你是稳健型的农户,那就选择市场上拥有成熟技术的农产品吧,比如西瓜、茄子、香瓜、番茄等;如果你拥有一颗不断探索的心,好吧,请打开“坚韧模式”。

是的,陈义慧拥有一颗不断探索的心。

四年前,国家鼓励农业结构调整的东风燃起了一个普通农户不安分的心。“玩”高效农业,产品的选择必须高效,陈义慧给自己规划的最低预期是:产品的销售均价不能低于2元/斤。

彼时,恰逢黄秋葵大卖,几经考察的陈义慧当即拍板,种黄秋葵!“那时候仅批发价就达到8元/斤。”陈义慧记得清楚。他流转了50多亩田,草莓在当时只有9亩左右,大部分的土地都种了黄秋葵。

“2014年,新思维带给农业的最大变化就在于销售渠道的改变。”农业+互联网的销售模式被越来越多人采纳接受,陈义慧也不例外。从了解淘宝到注册网上店铺,仅仅很短的时间,陈义慧已经将黄秋葵做到供不应求的状态。

不得不说,这必须要感谢互联网科技的迅猛发展,除了玩游戏和打文档,它让更多曾经扎根在土地上的农民看到了这个世界新的精彩和呼之欲出的商机。但是,仅仅这样就够了吗?答案很明显,当然不是。

就像所有武侠小说的主人公必须历经磨难才能练成绝世武功一样,2014年末的陈义慧同样遭遇了自己的第一次滑铁卢:黄秋葵价格大跌。

事实上,高效蔬菜的市场价格波动就像荡秋千,即使处于上升通道,也要格外留意。稍有不慎,手抓不牢飞出去摔个一嘴泥都是轻的。在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经济体制下,变化,是一种常态。因此,把所有筹码都压在单一的产品上无疑是不可取的。

值得庆幸的是,即使我们的主人公亏了些钱,可他还有9亩多的草莓,也幸好,5亩左右的试验田里生长着充当“备胎”的新品蔬菜,比如长寿菜。所以,他拍掉了摔倒后身上沾染的泥土,重新站起来并开始寻找“稳赚不赔”的秘诀。

当商品品质得到大多数人的青睐,卖方市场自然水到渠成。“人无我有,人有我新”的思路是陈义慧在那个时候想出来的。

他开始频繁地到外地考察,看农产品,讨种植经验。他去过哪些地方?“浙江、上海、山东、福建……我几乎都去过。”陈义慧半开玩笑地说。

可以想象,这其实是一笔不菲的开销。而且所谓考察不过是看、访和问,至于能学到多少,多半还需要自己回家,在实践中摸索。再来看一看陈义慧的试验田里曾经种植过哪些“备胎”:阿根廷南瓜、圣女果、水果黄瓜、芝麻菜、芦笋、樱桃……他一口气说了近30种蔬菜水果,就像一位种植“发烧友”。

试种,市场价跌了,抛弃;再试种,无法扩大生产,抛弃。如此循环往复,有的赚,有的亏,唯一不断增长的是成本、眼界和经验。

这种在品种和技术上的准备,让他对市场的把握更有了主动权。这种“备胎”方法对规模小的农户而言,似乎不好借鉴。但对合作社,乃至一个村一个镇还是有意义的。

陈义慧说,这就是农业的魅力——一个勇敢者的游戏。当选择了不安分,那就必须坚韧,失败后重整旗鼓,成功时豪情满怀。

现在,陈义慧终于还是把目光聚焦在了草莓上,尽管如此,那块试验田里也仍然不间断地换着“住客”。

草莓的市场价格波动相对来说一直比较稳定,波动区间小,盈利的重点在于亩产量。

可最初的时候,陈义慧的草莓亩产只有800斤,这是一个很低的数据,可以想象当时老陈憋屈的表情。

做农业的人是敬畏大自然的。因为影响农作物生长的最重要因素是天气,其次才是技术。如果我们改变不了最重要的因素,那,还是和技术较较劲吧!

老陈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张三的真实故事,寥寥几句:张三种草莓,技术靠专家,聘请费用十多万,最后并没有获得理想的收益。

外聘,运营成本远大于盈利,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部分技术“短板”的种植大户也确实面临这一道坎。就像开加盟店一样,你可以享受加盟带来的成品和服务,却永远获取不了品牌商的秘方,都被你学会了,你就是品牌商了。

所以还得自己和技术较劲,自己会的才是自己的,多简单的一句话。

其实,陈义慧刚开始对草莓的定义是:简单、方便、没啥技术含量,而且极易上手。现在想起当初的幼稚,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老陈对草莓的新定义是:一种非常娇贵的水果,生产过程中,环节太多且每一环都紧密相连,一不小心就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是的,他觉得只有态度端正了才能开始跟技术较劲儿。

他想自主育苗。前两年的草莓苗都是通过到启东和浙江等地购买,再运输到农场栽种,“一株苗五毛钱,还不算运费,成本颇高。”老陈下定决心,开始尝试“东台制造”。

去年年初,他多次到素有“中国草莓之乡”的浙江省建德市学习草莓育苗的经验;3月份,他从江苏省和浙江省农科院买来组培苗,进行规模育苗。

“买来组培苗,可不是随便移栽在田里这么简单。”陈义慧介绍,育苗有几个十分关键的要领。首先就是育苗地的选址,草莓虽喜水,但怕淹,所以育苗地要地势高,排水通畅,灌水方便。组培苗移栽时要充分考虑株距行距,组培苗繁殖出匍匐茎后,要人工摆放均匀,助其生根。其次,在育苗中,要注重管理,及时除去杂草,去除老叶,控制病菌感染。

仔细地钻研和不断地付出最终得到了回报,12亩6个品种的草莓苗成功培育。今年初,他还在山东威海建立起了草莓苗基地。

又到了摆数据的时间了。庶新农场四年来的草莓亩产分别是:800斤、1200斤、1500斤和2000斤。

本以为老陈要得瑟一下,结果他却谦虚地告诉记者,“现在只是略知皮毛啊,技术还在不断地探索中,要想更加成熟,至少还得五年。”老陈说,同品种的草莓,外地长得好的亩产可达5000斤左右。

其实,老陈这么低调是有伤心事的,由于今年冬季低温时间长,从1月5日至2月15日,好多草莓花被冻掉,结不了果。“产量大大减少,损失了至少得有二十万。”老陈说,这就是农业,一年365天,300天的天气都不可控。

老陈也曾想过加温,但一个棚就需要3千瓦的电,100多个棚,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不过,有困难不怕,方法总是想出来的。听说,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有一块田正在试验太阳能加热。等这一茬草莓忙完了,拾掇拾掇行囊,老陈又要准备出发取经了。

搞农业也好,工业也罢,永远不能只把目光放在当下。脚踏实地是基础,目光长远是翅膀,想要飞得更高,就不能享受固步自封的安逸。

陈义慧的神色颇为轻松。不管怎么样,今年草莓的收成,他大体是满意的。

可明年呢?后年呢?谁都不知道。

目光只锁定眼前,而不考虑长远,这是不少普通农户的通病。今年种什么?明年种什么?他们参照的标准往往是上一年某种作物的收成,其中不乏明知上一年某种作物行情不理想,但苦于无法预知今年哪种作物畅销,而不得不依然选择“大路货”。

老陈说,农业种植,眼光要向前看,而不仅仅是盯住过往。

眼前的庶新农场还仅仅是一个草莓基地,但老陈在故事的结尾已经开始给我们脑补出一幅充满了休闲娱乐的农场图景。

场景的基调是快乐、享受、放松和亲子:草莓作为主打农产品,采摘大棚里人头攒动,挎着篮,弯着腰,等不及的小孩儿偷偷摸摸地转身用袖子擦了擦草莓,一口放进嘴里,笑容像花儿一样绽放。农场内道路两侧,梨树、桃树的果子挂满枝头,大人们也放飞童心,面对着头顶触手可及的鲜果,回忆着幼时顽皮爬树的场景。鱼塘边的垂钓休憩处,老人们躺在葡萄架、猕猴桃架下的椅子上,戴着墨镜,沐浴阳光,一边听着周遭里传来的笑声,一边品着鲜榨的果汁,温馨填满心田……

“让游客来了就不想走,这是将来的目标。”说是打算,其实老陈早已开始着手实施,农场内道路两侧种上了桃树,葡萄架也已备好。

鱼塘边,两只小狗嬉戏打闹,设想的图景仿佛近在眼前。在一般农户只是想把地种好,获得稳健收益的时候,老陈仍做着自己的“农业梦”,梦里有蔬菜、有水果,有家禽、有鱼类,有娱乐设施、有餐饮服务……

这条路有多难,不难想象。但执拗的老陈还是准备一条路走到底。他告诉记者,前不久市领导来他的农场考察,给他提了不少建议,还动员镇里帮助修了一条路。

老陈很哲学地总结:得道者多助。他的“道”,是热爱、不懈、进取,以及对农产品质量的孜孜追求。

简陋的农场办公室墙上,老陈张贴了两份绿色食品的证书,一份是黄秋葵,另一份是草莓。尽管现在农场已经不再种植黄秋葵,但追求高质量和高标准的目标依然没变。正如老陈所说,从一开始,就是想做精品。而之后所增加的每一个新品,他都会用最严苛的标准要求自己。

是的,质量是叩开市场的第一块敲门砖,也是让自己腾飞和质变的保障。

农业是一个没有门槛的职业,有地,有人,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农业也是一个有门槛的职业,它玩技术、不可控因素占比过大,稍有不慎便可能与预期目标背道而驰。

但,总有人是爱它的,尽管它有时会很“叛逆”。老陈无疑是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对了,他们有个新的名称:新型职业农民。

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老陈说这是他的座右铭。

四年了,从起初触网经营,到线下采摘,再到现在直供商超,老陈一直没有找到一个融合发展的平衡点,“单一模式往往是销售的掣肘。”他总结,曾经的线上销售,包装、运输成本较高,线下采摘所需人工多,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两者的销售价格较高。

在今后的发展中,想要做精、做深,达到效益最大化,多种销售模式并行将成为必然,“既要把农场‘搬’到网上,又要把农场变为消费者的乐园,还要让农场成为商超的绿色基地,这是我现在要走的路。”老陈很坚定地说道。

未来的事,说不清,道不明。但忙碌的老陈还是让我们看到了农业在新时代中展现的新变化、新实践。 一年之计在于春,这种变化就从春耕开始。(朱江 张佳 唐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