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抗日战争中的灶、锅、团 -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社会 > 正文

抗日战争中的灶、锅、团

来源:未知     点击数:1264     日期:2018-11-27 10:09:21
抗日战争中的灶、锅、团 ──四灶的灶团(中) 民国27年(1938)农历六月二十五日,日寇到梁垛东边王家灶骚抢,群众立即赶到张家团,向转移来的东台县政府保安大队报告,县长徐逸下令保安大队立即前往抵抗。枪声传至袁

抗日战争中的灶、锅、团

──四灶的灶团(中)


民国27年(1938)农历六月二十五日,日寇到梁垛东边王家灶骚抢,群众立即赶到张家团,向转移来的东台县政府保安大队报告,县长徐逸下令保安大队立即前往抵抗。枪声传至袁梅舍,人们即请转移到当地的国民党二十五师出兵抵抗。该师派出两个连去增援,交火不到一小时就撤了回来。日寇疯狂进犯,放火焚烧民房,国民党军队和县府保安大队溜之大吉,日寇则放火从王家灶烧到东台河南赵家灶(高峰大队)。第二天日寇又从河岔河(河岔四队)继续放火,一路从东台河北沿岸放火,一路从袁梅舍河西向东北烧到四灶小街,共烧去150多户的房屋370多间,9个群众无辜被害。

日寇火焚四灶小街,抗日的怒火很快就燃遍周围各灶。

十灶至十三灶,位于四灶西北部。以丰盈关为坐标,十二灶与丰盈关一河之隔,在河西。十灶则隔了两条河,中有十二灶、姚陈灶,西为新团。十三灶在丰盈关西北、十二灶的正北。八灶则在丰盈关东南。由于十到十三灶距东台城不过十来里远近,八灶亦不过十四五里,日寇下乡抢掠,当天可以来回。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尖锐复杂,呈来回拉锯之势。

1942年春,小股日军从台城窜到十三灶一带抢劫。四灶乡指导员、农抗会长陶永钊带领民兵奋勇抵抗,因火力不敌而失利,陶会长不幸被抓,牺牲于东台。

同年4月,海丰区署移驻八灶村。是夜,投敌分子喻步旺、黄正才带领伪军突然包围了区署。岗哨发现后鸣枪报警,游击连战士沉着还击,战斗至拂晓,伪军退走,我方损失十余件背包衣服,别无伤亡。

同月,叛变投敌分子陈诚、刘金根伙同伪军姜铁官、姜斛子,窜入我海丰区西部十灶、十二灶一带敲诈勒索,当地群众款以酒菜,待这伙人酩酊大醉后,将其全部抓获,捆送区署,执行枪决于八灶河口。

1944年9月,我一纵特务连在八灶河口一带休整。有汉奸告密,次日凌晨,日伪军100多人趁着大雾将我方包围。全连战士英勇战斗,在早饭前突出重围。因天气与地形对我方不利,伤亡30多人。

1947年农历八月二十,还乡团下乡扫荡,途经十三灶、张家灶、袁梅舍一带抢劫,拉走耕牛20多条、大猪20多头,鸡30多只。我地方武装发现后即时赶到反击,还乡团逃回台城,截回了部分牲畜。

1948年春,反动武装自卫队在十灶、河叉河、袁梅舍、四灶一带抢劫骚扰,抬去大猪20头。袁梅舍的双烈属老太姜凤英被捉往桑盈区公所拷打,后押往东台,被我方通过内线营救了回来。

1948年农历十一月初一,自卫队又来这一带骚扰,被我游击连长周长希击毙2人,活捉5人,后于夏家亭子(姜楼)召开公审大会,处决3人,2人取保释放。

洋家团。1944年农历二月二,南洋家团(时名南洋村,后名南庄大队)郜永仁家发生婚姻纠纷,海丰区公安股长周长希、桑梓乡乡长周文宝(都是同村人)等干部,被请来调解劝说。晚饭刚结束,郜永仁的嫂子发现西北人群蜂拥而来,就大喊一声“快走,鬼子来了。”周长希、周文宝等立即破门冲出。周文宝纵身向西,泅水渡过西洋河,将鱼白色大褂子脱下放在河边,迷惑鬼子。周长希奋力击倒两个鬼子,从巷内向西北再往东奔时负了伤,一鼓作气跑到张家灶张文宽姑父家隐蔽。村农会长陈增喜冲出门外,打伤了两面派的吴增洋(既是我方村长又是伪保长)和投敌分子叶国康后脱险。

后查实,此系时任我区肇新乡乡长又任伪乡长的陆春山告密所致。镇反运动中,陆春山被依法逮捕枪决。

1944年秋,南洋家团个别坏人受东、西广盈敌伪的拉拢,煽动落后群众组织“杈子队”,提出“打四小(即新四军)”的反动口号,干扰我方干部进庄开展工作。公安股长周长希带两个同志到南洋村南边察看情况,居然有若干人手执杈子高喊捉拿新四军鼓噪而来。面对骚乱,周长希手持短枪高声喝道:“你们不要被蒙蔽,共产党是领导穷人闹翻身的,如有执迷不悟,胆敢来犯,我就开枪,莫怪我不顾家乡之情”。喝退“杈子队”后,周股长赶回报告了所察之情,建议县政府采取平乱措施。

12月20日,县短枪队徐延柏股长和周长希股长到桑梓乡部署平乱。时任乡武委会主任的邓文堂(又名范五)到南洋村夏家舍与共产党员夏得林、梅万寿取得联系。进步人士夏冠仔、夏庆余等把家犬都关在家里,并将地痞陆瘸子哄在夏三茶馆里吃喝看牌。周长希率游击连战士分东南两路进村,先将伪保长叶国祥抓来,处决在洋家团庙场上;后到夏三茶馆将陆瘸子抓住,处决在麻五门口。该地区的工作打开了局面。

叶家锅,煎盐有方,发展为富灶,在明代发达成名。清代,到八九十里外的海边沙滩上立灶烧盐,仍叫叶家锅。1942年随潘区划入台北县,留在四灶地区的叶家住所,就叫作叶家垛、叶家堡了。叶家两处盐灶,殷实可想而知。抗战期间,这里也就战事不断。

1942年冬,日寇、伪军强拉民夫挑箩带担涌到叶家村,扒去我方18家保管户所存的公粮两万多斤。敌人怎么知道我方粮食保管户的呢?

当时我方村长是周鹤桂,财粮干事是丁西立,公粮账册的存根又未遗失,分析必定事出有因。我海丰区与上级除奸团徐健柏股长配合调查,通过地下联络得知,周鹤桂将公粮保管户的名单抄在京折上送给了敌人。1943年3月,海丰区署将周鹤桂拘留,责令检查。开始他多方诡辩,拒不交代;后经政府拿出罪证,他无法抵赖,方才供认。汪干区长亲自审实,于4月12日将其处决在十五灶庙处。

1944年11月25日,县独立团获悉日伪军在叶家垛(即叶家村)一带绑票抢粮,就在杨家团设下埋伏。独立团猛烈攻击,日伪军纷纷向东逃跑,被我追击全歼。此战毙伤日伪军70余名,我方8名战士牺牲,22人负伤。

1944年12月3日(农历十月十八日),驻东、西广盈的日寇36人和伪军,纠集当地及洋家团的部分群众约200多人,手执棍棒、杈子等物向东进犯,声称要拿下海丰区明理堂(大团庙改建的群众自治的道德会堂),妄图摧毁我区机关。我方事先得到联络员情报,时台北县新兵团及我区游击连已作好迎战准备。当敌伪到达姜家舍北头河东时(四灶第三闸东),我方战士从四灶向西,经十灶、十二灶,兜卷向北至夏家舍(南庄二队)形成包围圈。当时洋家团的地头蛇郜日晴正在叶家垛南割庄草,发现我军荷枪实弹地前进,势不可挡,急忙向东溜去给敌伪报信。日寇用望远镜看到我军声势很大,就龟缩到丁培春家里。我方见敌伪后面群众太多,不便扫射,大喊不打群众,不打家里人,期望那些群众自动脱离。对峙两小时,鬼子的机枪突然开火,同时放火烧着了丁德官家的房子和一个大草堆,烟火冲天。我方即用机枪、手榴弹回击。那天东南风,我方处于下风,加之烟火遮住目标,新兵团参谋长怕损伤无辜群众,命令部队转移。敌伪在烟雾遮掩下西逃。事后得知有两个鬼子中枪而亡,我方伤亡20余人。

1945年春,日寇下乡清剿,在叶家堡一带,被我海丰区游击连配合县独立团迎头痛击,敌人向西逃窜,我军追击,战斗持续一个多小时,鬼子伤亡20余人。

抗战胜利后,1946年农历十二月十八日,反动武装自卫队、还乡团400多人下乡扫荡,直奔叶家堡,抢衣抢粮,捉鸡搜蛋。还乡团放火烧去我区干叶荣金、冯九成的住宅,拉去耕牛18条,抬走王昭明家一头200多斤的大猪。当时我方武装距此较远,回援不及,无奈让敌人撤走。

(朱兆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