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誓为革命洒热血-东台报业网

誓为革命洒热血

来源:未知     点击数:758     日期:2019-04-01 16:22:31
誓为革命洒热血 ——五烈镇烈士事迹 编者按:东台是革命老区,这里曾诞生过盐阜地区第一个共产党组织,是苏中抗战根据地的中心,一大批革命烈士为革命舍生忘死、英勇献身,他们的精神成为东台人民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誓为革命洒热血

——五烈镇烈士事迹

编者按:东台是革命老区,这里曾诞生过盐阜地区第一个共产党组织,是苏中抗战根据地的中心,一大批革命烈士为革命舍生忘死、英勇献身,他们的精神成为东台人民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深切缅怀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而忘我牺牲的东台英烈。为激励和引导广大干群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加快建设“强富美高”新东台,本报从今天起,开辟“传承红色基因、弘扬烈士精神”专栏,介绍我市以烈士命名镇村的烈士事迹,敬请关注。

 

孙保民,1923年生,五烈镇谢庄村(原民权乡谢东村)人,贫苦农民。1943年2月投身抗日,1944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村民兵中队长、财经干事、乡财粮员、乡长、区武工队副队长等职。

1947年8月1日,廉贻区武工队在泥观庄(五烈镇文华村)召开各乡联防队员大会,后歇宿在此。因密探向敌人报信,驻东台、西溪的地主反动武装还乡团,汇合兴化县四区反动武装200多人,凌晨突袭武工队驻地。由于力量悬殊,武工队决定突围转移。孙保民端着机枪,奋不顾身地阻击敌人,保护全体战友突出重围。撤到一条河边时,他孤身一人,仍然坚持与还乡团背水一战,不幸中弹牺牲,时年24岁。

李友存,1916年生,五烈镇谢庄村(原民权乡谢东村)人,贫苦农民,1943年3月参加抗日,1944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民兵队长、武工队队长等职。

1947年冬,中共廉贻区委土改复查工作组协助谢庄东西两村干部,发动群众向地主清算粮食200多担。11月间,地主李大堂、李小堂在东台城拼凑100多人的还乡团,连续两次进犯谢庄,妄图向农民倒算粮食,都被李友存率领武工队打退。后来,李大堂买通驻西溪泰山寺的敌保安中队,纠集150多人,第三次进犯谢庄抢粮。当时,武工队大部外出执行任务,仅有17人守卫,情势相当危急。李友存带领全体战友利用地形地物各自为战,立时枪声四起,保安队见势不妙,不敢贸然进攻。李友存抓住战机,下令全面出击,恰好增援的民兵赶到包抄夹击,经过激烈的战斗,俘敌7人,缴获步枪8支和部分弹药,而武工队仅伤1人。1948年2月8日夜,李友存率领武工队到西溪据点摸哨,途中与敌保安队相遇,当场击毙和俘虏敌人各1名,但在追击中遭到伏击,不幸中弹牺牲,时年32岁。

许文华,1918年生,海安县曲塘镇河南许家庄人,后迁居沙河湾(今五烈镇沙河村),贫苦农民,194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民兵中队长,乡农抗会长,乡民兵指导员等职。

1946年8月苏中“七战七捷”后,我军开始转移北撤。国民党反动军队25师、83师等部占据东台,地主反动武装还乡团疯狂地向农民反攻倒算。许文华动员干部和民兵骨干组建20多人的乡武工队,坚持在原地斗争。11月16日夜间,由于叛徒出卖,还乡团数十人摸到沙河村西夏家垛,突袭武工队驻地,许文华不幸被敌人抓住。当夜,敌人将他带到东台城,施用坐“老虎凳”、穿铁丝褂子、钢针戳十指等酷刑,逼他说出党组织和武工队的机密。他始终紧咬牙关,一句不漏。惨无人道的还乡团用四根耙头钉将许文华的手脚钉在墙上,用硝强水浇在他身上,但许文华仍然坚贞不屈,双目怒视,痛骂还乡团。12月23日夜间,许文华被还乡团残忍杀害,时年28岁。

唐学海,1926年生,五烈镇扎南村人,贫苦农民。1943年春参加民兵活动,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民兵副大队长兼乡治安员、兴化县抗日民主政府参政员等职。

1945年5月24日早晨,唐学海率领乡民兵基干队,在扎垛庄东与东台据点下乡“扫荡”的日伪作战。日伪兵力超过民兵基干队数倍,唐学海当机立断,组织队员分批撤退。撤到庄后河西时,日伪也已追击到河东岸,唐学海利用坟包作掩体,顽强地抗击敌人,保护战友们退到安全地带。敌人分三路涉水迂回到他的身后,将他包围起来。战斗中,唐学海腿部中弹,仍然与敌人顽强搏斗,不幸被俘。唐学海被敌人带到东台城伪军司令部,受尽酷刑也没有吐露一丝机密,后被敌人捆绑到城河操场西侧杀害,时年19岁。

陈维仁,1925年生,五烈镇扎北村人,贫苦农民。1943年8月参加民兵基干队,1944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乡民兵基干队长,游击连班长。

1945年5月24日,东台城的日伪出动200多人,分多路袭击扎垛庄,妄图消灭民兵基干队和游击武装力量。区游击连闻讯,立即兵分两路向扎垛庄增援。陈维仁与全班战士刚到庄南面,就与伪军展开激烈的战斗。由于情况不明,加之双方力量悬殊过大,全班战士面临被日伪包围的危险。陈维仁果断地命令副班长带领战士转移后撤,自己单枪在后沉着掩护。他一枪击毙伪班长,趁伪军慌乱之际,组织队伍快速撤退。为使战友们安全转移,陈维仁把伪军的火力全部引向自己。撤到一条河边时,他发现对河已有20多名伪军,而背后伪军也已临近。紧急关头,陈维仁打光子弹,连人带枪跳入河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时年2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