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观壶口瀑布 -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观壶口瀑布

来源:未知     点击数:3470     日期:2015-09-07 10:10:04
近了,近了!壶口瀑布,我看你来啦!车还没停稳,我就一跃而下,冲向了前方开阔的黄土地。啊,黄河,我朝思暮想的黄河水,你在哪里呢?眼前是一片高高低低的黄泥地,泥地凸起的是大大小小的黄褐色岩石。两岸是高耸的山,山上绿意盎然,偶尔闪过一点黄色,那是裸露的山体。头顶是蓝蓝的天空,山风拂面,

近了,近了!壶口瀑布,我看你来啦!

车还没停稳,我就一跃而下,冲向了前方开阔的黄土地。啊,黄河,我朝思暮想的黄河水,你在哪里呢?眼前是一片高高低低的黄泥地,泥地凸起的是大大小小的黄褐色岩石。两岸是高耸的山,山上绿意盎然,偶尔闪过一点黄色,那是裸露的山体。头顶是蓝蓝的天空,山风拂面,风景如画,倒也惬意。

只是,奔腾的黄河呢?我看不见,听不见。若不是左侧几米高处那条插着红旗的黄色船模标志,谁能想到那就是昔日的黄河水位?

人流越来越汹涌。拉着女儿,我劈波斩浪冲向前。哦,那是了!窄窄的一道裂缝,远远地出现在我的脚下方。更低层的裂缝两侧早已站满了人。裂缝里,一道浊黄色的水不紧不慢地流向身后。

“轰——”夹杂着嘈杂声、尖叫声,一阵巨响在耳边炸开。前方腾起了一阵水雾,足有三米高,洒得我满头满脸。啊,是黄河在咆哮!

不知怎么的,人群一下子散开了。眼前顿时开阔起来。那是怎样的一道壮景!远远望去,浑黄的河水从五百米宽的河道上排排涌来,翻滚着,打着卷儿,前推后搡、左冲右突,有时撞上岸边的岩石,顿时碎成一堆白雪;有时一个浪头扑来,还来不及冲向前的水波被猛然一扑,立即还击,溅起几人高的水柱;有时又像温顺的绵羊,排成了队列匍匐着向前。

我们继续向上游走去。眼前多出了一道铁丝网,上下两排细细的铁丝拴在几根木桩上。原来脚下突然出现了一条四十多米宽的深沟,正酣畅淋漓的河水到这里突然一下子被收束起来。这些恣意奔腾着的野马怎肯轻易屈服?它们来不及想,也不愿意想,就一头冲下深沟,在沟底嘶鸣,拧起一个又一个漩涡。原来,这突然凹下去的一条深沟便是“壶口”,当地人叫“龙槽”。

不少游人靠着铁丝,寻找最佳位置抢拍。瞧那位爸爸,一手举着相机抓拍浊浪排空的镜头,一手拉着脚底打滑的孩子。下方是滚滚的洪流,耳边是千军万马嘶鸣,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实在是惊心动魄。这样的震撼绝不是记忆中瀑布的模样。回想登庐山看三叠泉瀑布,仰首看去,青青的山,翠绿的树,一道白练从百米的高山之巅飞跃而下,一叠,一叠,又一叠,是多么的峭拔秀美。犹记当初跳到潭边接泉的一幕,那是一个怎样的养心悦目啊!

眼前的壶口瀑布完全颠覆了我的感官,它是从平地向更低的沟里跌去。壶口毕竟太窄,不能尽收这一川黄浪,于是这些被憋闷的浑水便各自夺路而走,它们在龙槽两边的滩壁上散开来,钻石觅缝开拓疆土,虽然仅仅是一股细流,一潭浊影,一道石罅,却永不停歇,不舍昼夜。

如果把那些飞瀑比作美酒佳酿,或是天外飞仙,我更愿意把壶口瀑布比成这黄土高地上赤脚的农民,这陕北大地香醇浓烈的黄酒。不是吗?这滔滔的黄河水,不正象征着陕北广大的人民吗?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陕北人民节衣缩食,雪中送炭,哺育了共产党整整13年!在那些被欺压的日子里,陕北人民忍辱负重,永不屈服,不正像这咆哮而下的黄河水吗?在那灾难深重的年月里,我们军民一心垦荒辟土,黄土变良田,荒山成绿岭,硬是把北大荒建设成了北大仓!

不知是谁带头唱起来:“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耳畔巨浪依旧在轰响,眼前却不断浮闪出硝烟弥漫的陕北大地,热火朝天的黄土地。黄河,我该走了,可我却不愿就这样匆匆离别。我要怎样才能将你长留心间?

 蹲下身,我掬不起一捧黄河水。那么,就让我揣一抔黄河泥,藏一粒黄河石吧!这软软的、粘粘的黄河泥啊,这硬硬的、黑黑的黄河石啊,请允许我携你一起,风雨兼程!(陈晋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