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散 步-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散 步

来源:未知     点击数:1999     日期:2015-11-02 16:20:52
秋天,靠在一棵大树下,读书,捧一只祖父用过的大茶缸喝茶。对着天空发呆,看头顶上老了的树叶,轻轻地落下。那些荒地,在秋天更显得荒芜。没有一棵草会说话,但它们又分明在和岁月做着最后的告别。像一个深山里修行的老道,没有焚香,也没有更衣,就这样寂静地离去。走在钟表上的时间,机械而苍白,而

秋天,靠在一棵大树下,读书,捧一只祖父用过的大茶缸喝茶。对着天空发呆,看头顶上老了的树叶,轻轻地落下。

那些荒地,在秋天更显得荒芜。没有一棵草会说话,但它们又分明在和岁月做着最后的告别。像一个深山里修行的老道,没有焚香,也没有更衣,就这样寂静地离去。走在钟表上的时间,机械而苍白,而走在一棵狗尾巴草上的时间,如此形象,如此残酷。有一种凄楚的动人。

我从田埂上走过,走在故乡的土地上,扑面而来的是青草被晒熟的香味。人们在收获了稻子后,把稻草留在地里晒干,稻草像睡熟了似的,静静地躺在稻茬的旁边,彼此无言。我从它们身边走过,除了感动,还有一种亲近土地的激动,任记忆的翅膀带我飞回童年的草垛。

树林,还是那片树林。树林,已不是那片树林。暮归的麻雀,叫唤不停。在我靠近的时刻,集体沉默。像大合唱时,戛然而止的休止符。

秋天,就在这静静的里下河平原上,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那些草籽,那些稻茬,时光抚慰的土地,在等待下一个季节的来临。(河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