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提灯上路,他的远方从此只有光明-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提灯上路,他的远方从此只有光明

来源:未知     点击数:5318     日期:2015-11-16 10:20:44
提灯上路,他的远方从此只有光明姜桦    步明走了,一个叫宋步明的男人走了!    “ ……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次远行。”这是宋步明喜欢的一句歌词。今天,我们将这句歌词还给他,还给这位优秀的散文作家——宋步明,我们共同的文学兄弟。    认识步明是在1983年,盐城市首届青年文学创作征

提灯上路,他的远方从此只有光明

姜桦


    步明走了,一个叫宋步明的男人走了!
    “ ……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次远行。”这是宋步明喜欢的一句歌词。今天,我们将这句歌词还给他,还给这位优秀的散文作家——宋步明,我们共同的文学兄弟。
    认识步明是在1983年,盐城市首届青年文学创作征文颁奖大会。步明当时是盐城市水泥厂的一名扛水泥包的搬运工。我去过步明工作的单位,看步明将100 公斤的水泥包扛上船,也去过步明在水泥厂的家,简单,干净,书是唯一值钱的什物。步明给我的印象善良慈爱,朴实敦厚,一直不温不火。同时作为一个作家,他用他的文字让我们触摸到了他那颗滚烫的心。
    我和步明平时的来往并不多,有时三年五年也见不上一面,但一些关键的场合我们总会碰到。那是文学的缘分让我们走到一起。这么多年,不管工作多么劳累,生活多么艰苦,步明一直都没有失去对文字的热爱。那是他一生的理想,他的梦。
    今年年初,忽然得知步明生病的消息,随后,我和作家宗崇茂、孙曙一起看过他几次。虽然知道生命的灯火即将熄灭,但每一次,我们都在努力给他鼓劲,让他坚强,坚持跟病魔做斗争。他做到了。病床前的一摞摞书告诉了我们一切。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只要有可能,每天步明都会读几页书。一个罹患重病的人,依然用文学的灯盏照彻那一个个黑暗的日子。
    步明一直想出一本书。出一本记录他几十年文学生活的书。可就在他的这个心愿即将达成之时,他却走了。欣慰的是,一批同样热爱文字的朋友接力完成了它——《提灯的人》。宋步明的散文集,精选了他的七十余篇作品。这么长的等待,这么久的牵挂,一生以文字点灯,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的人,他真的就是为了等到这本书吗? 30 年来,提着一盏灯默默前行,赶路。那些魔幻般的句子诱惑了步明一生,也诱惑着我们。一盏灯,熄灭;一束光,远去。30年。一座城,一群人,那个一直提着灯的人走了。那个很少说话、却一直用自己明亮温暖的文字照耀别人的人走了,留下我们,朝前走,循着他脚步的回响,跟着那深巷里渐渐黯淡的光,跟着一个作家、一个兄长、一个朋友留给我们的对于光明的猜测、追逐,以及那最后的一点点愿望……
    “从少年到白头,从故乡到异乡,三百六十五里长路,饮尽苍茫岁月里的那份孤独。俄罗斯诗人叶赛宁,曾经说过一句饱含深情的话:‘在大地上我们只过一生。’只过一生,何其短暂,又何其匆促。是啊,人生不满百,即使过了百岁,相对于历史长河,也还是‘譬如朝露’”。这是诗人孙昕晨在《提灯的人》序言中的一段话。
步明走了。几十年来一直默不做声,只用文字光芒照耀我们的哥哥走了。60岁,人生秋之绚烂。可是步明兄却走了。一个提灯的人,就这样消失在我们的面前。他去了远方。

生活!辽阔的海洋
在每个人的面前打开
也会像那巨大的岩石
压在你的肩上、心头


那去往远方路——
有人唱歌、有人舞蹈
有人流泪、有人吐血
你是一只蚕,胀痛于
这一片带露水的桑叶
却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
默默地,吐出
一座带血的花园


提灯的人,你
是否一定要离开
掌火的人,你说过
你不会将这光,带走?

    长歌当哭。这首诗,请允许我将它送给步明——一个提灯者。
    从此雨水皆泪水,从此诗文尽伤悲。
    提灯的人,用最后的灯光照着远行的路,从此,他的远方只有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