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废墟上的警魂-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废墟上的警魂

来源:未知     点击数:1657     日期:2016-08-24 09:18:30
废墟上的警魂王韶山阜宁,恰如它的名字寓意:物阜民丰,安宁祥和。然而,一场罕见的突如其来的特大龙卷风却打破了她的祥瑞之气。在龙卷风的咆哮、撕咬下,民宅、厂房被掀翻,树木被连根拔起,高压铁塔被拧成麻花,汽车、摩托被抛至河里,塑料大棚、衣被苇席等在漫天飞舞。数以百计的村民以及大量的家禽

废墟上的警魂

王韶山


阜宁,恰如它的名字寓意:物阜民丰,安宁祥和。

然而,一场罕见的突如其来的特大龙卷风却打破了她的祥瑞之气。

在龙卷风的咆哮、撕咬下,民宅、厂房被掀翻,树木被连根拔起,高压铁塔被拧成麻花,汽车、摩托被抛至河里,塑料大棚、衣被苇席等在漫天飞舞。数以百计的村民以及大量的家禽家畜,在癫狂的飞沙走石声中被吞噬、被抛下,有的直接被掩埋在瓦砾废墟中……

海河呜咽,草柳悲泣,血泪在流淌。

民警李华东与几位辅警是率先抵达风灾现场的。一位披头散发、泪眼婆娑的妇女在村野小路上拦住他们,“我家四口就埋在那房子里……”她颤抖着手指了指,“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几位民警、辅警就地取材,用龙卷风刮断的小树干撬那民宅废墟上的水泥板,小树干撬断了,他们索性甩开膀子,蹲着用双手搬。营救空间狭窄,李华东匍匐 着钻进水泥板下,其余斜趴着将手臂伸进去,拽的拽,捧的捧,将紧挨水泥板下的一男一女给搭救出来。在另一墙角,两小孩被废墟挤压得不能动弹,一直啜泣着。 李华东蜷缩着身子,一点一点向前挪,滚落的泥水、杂碎灌满了他的头发、脖颈,他仍不停地向外侧传递砖瓦坛罐碎片等。在抱出孩子的瞬间,众亲戚一下子聚拢上 来抱头痛哭,而他们谁也没有注意,黏糊糊的鲜血正不断从李华东的指间滴落……

龙卷风就是残忍的暴徒,没有丝毫人性。风灾现场的救援战士们,则是饱含温情、充满激情的血性汉子。

风魔肆虐后的村野满目疮痍,一片狼藉。残垣断壁上的哭喊声,受伤禽畜的哀鸣声,飘悬在树丫上的衣物、塑料薄膜等发出的“沙沙”声,声声凄厉。武警、 特警、消防官兵们,在横卧着树木的泥淖小路上,像刘翔跨栏似的跳跃着奔跑。龙卷风过后,暴雨、冰雹轮番轰炸,没有雨衣、工具的战士们就蹲在冰雨浇灌的废墟 上施救。在风暴眼中的村民,有的被抛至鱼塘、苞米地、芦苇草丛,救援战士们不遗忘一处角落。伤者、罹难者遗体被找到后,他们用门板、床板,茅竹、椽子,麻 绳、塑料绳等,绑成一个个简易担架,而后沿着原路负重返回。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的,雨水、汗水、血污、泥浆,一直在他们的脸颊上、裤腿上、鞋靴里流淌着、 浸泡着……

莫言他们是“钢铁战士”,其实也是血肉之躯,有的还是20来岁的“娃娃警察”,平时接处警也受过不少委屈。但灾难袭来,他们都义无反顾地冲在最前头。

膝盖刚做过手术、尚未痊愈的特警唐洲,在掀掉屋顶的倒塌房屋中连续救出数位村民。当他一瘸一拐地驮着一位年逾八旬的受伤老人跨越一横亘的树干时,一 个踉跄摔倒在布满青苔、雨水的小路上,做手术的膝盖部位遭到猛烈撞击,且擦掉一大块皮,疼得他呲牙咧嘴。“孩子,你就丢下我吧!”看到他痛苦不堪的样子, 老人三番五次劝他放下自己,但倔犟的唐洲始终强忍着膝盖的疼痛,一直将老人背送至大路边等候的救护车。目睹他的伤情,医务人员劝其一起上救护车,可他却摆 了摆手,扭头又钻进了雨幕之中。

悠关生死的悲怆瞬间总是让人铭心刻骨。一村妇在房子就要倒塌的瞬间,双膝跪着,将胳膊呈90度状罩在孩子身上,砖瓦、木料、混凝土等一古脑儿砸压在 她后背上,她咬紧牙关硬挺着,用羸弱身驱支撑着一个细小空间,在绝望、恐惧中期冀着救援人员的到来……“快,孩子还活着!”武警、消防官兵在废墟中倾力抢 救这个女婴时,一个个都是眼噙泪水。千斤顶、肩膀扛、双手抠刨,指甲被戳破了,臂膀被擦伤了,顾不得包扎,大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尽快救出孩子,不让天堂 里的母亲失望。当穿着小红兜的女婴从母亲怀里被成功抱出的一霎那,在场人员皆是潸然泪下……

在龙卷风眼里,人类的生命是脆弱而渺小的。当伤者、罹难者、死伤者亲属源源不断地涌向医院、殡仪馆时,到处都是悲恸的抽泣声,撕心裂肺的的哀嚎声。 每一个伤者到达医院门口,执勤警察们都是争先恐后地搀扶、背驮、抬担架、举输液瓶。一小男孩的父母双双遇难,在医院病榻上无人照料,整天哭嚷着要“爸爸妈 妈”,让人揪心不已。几位执勤民警轮流着伺候,巧克力、水果罐头、奥特曼、毛绒玩具,陪他一起玩魔方、棋类游戏,给他讲各种励志故事……小男孩的脸上渐渐 有了笑容,可民警们的眼里却盈满了酸楚的泪水。

大慈大悲,守护逝者生命的尊严,这些警察俨然“活菩萨”。罹难者的遗体被送至殡仪馆门口时,执勤警察们蹲着用纸巾擦拭他们脸颊上的血污,俯身整理凌 乱不堪的衣裳。一对母子遗体被送至殡仪馆时,众亲戚情绪激动,磕头焚烧冥纸,阻止将幼童遗体火化,几位老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寻死觅活的。众警察眼噙泪 水,像对待自己亲人一般,半蹲在老人身边,帮其擦汗、擦泪、捶背、喂药,俯身贴耳反复劝慰。更有一特警因劝说众亲戚而喉咙沙哑,嘴里含着“草珊瑚”,打哑 语手势……

曾几何时,有些人认为警察都是些不通人情的冷血动物。此念差矣。别看警察们平时威风凛凛、肃穆有余,在大灾大难面前,他们一个个皆是爱心融融,情意绵绵。

“风魔肆虐惊神鬼/掀屋伤人尽杂芜/存折卷飘飞百里/真情有眼识归途。”这首《飘飞的存折》小诗乃是一网友献给驱车数十公里、接力传递灾民存单的民 警的。其实,在阜宁风灾现场,警察们那温暖、温馨的画面甚多:汗流浃背地帮助灾民扛粮食、搬家具;弯腰捡拾废墟上的书包、玩具等并归拢一起;将树上摔落的 雏鸟捧至河畔草丛,并垒起人工鸟窝;将警用帐篷让给受伤、患病的灾民,而他们却在帐篷外席地而眠…… 踏着晨曦巡逻的两民警听到一废墟上传来微弱的吠声,便停下脚步,循声清理出大量障碍物,一条眨巴着眼睛、惊魂未定的灵性家犬被搭救出来……

滴水般的丝丝温暖、丝丝奉献,总在激荡爱的涟漪。

万籁俱寂之夜,我钻进一警察帐篷想歇息。黑灯瞎火的帐篷里挤满了七八个警察,鼾声此起彼伏,且弥漫着汗臭味。攥着手电筒细瞧,好几位裸睡的警察被蚊虫叮咬得满是疙瘩。再瞧那扔在地上的警用皮鞋、胶鞋,一双双皆是湿漉漉的,有的鞋帮已咧开了嘴。

翌日,灾区温度似“烤箱”。我坐在废墟树荫下与几位警察一起吃盒饭,仿佛战场小憩一般。头裹白纱布的,手臂上缠着绷带的,鼻孔里塞着止血棉球的,就 着矿泉水吞咽药片的,比比皆是。再瞅身旁的几位,一个个晒得像“黑猴”似的,有的脸颊、胳膊呈蜕皮斑痕,其警用短袖也是汗渍、泥浆、血迹斑斑。更有两位警 察嘴里嚼着饭菜,却打着盹儿……

“江淮河汉今谁属,盐阜老区铸警魂。”这是某书法爱好者赠予风灾救援战士的一副对联,且粘贴在一警察帐篷上。

是的,这些在盐阜老区实施风灾救援的战士,其青春血脉里也一定蕴含着老一辈的红色基因,不然,他们怎么会那么拼命,那么赤诚,那么款款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