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风中的额吉-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风中的额吉

来源:未知     点击数:2446     日期:2016-08-24 09:19:28
风中的额吉刘晓锦以为知了善饮,日头这杯酒,度愈高,歌愈劲。却不知,知了也有醉的时候,就像现在,长腔夹短腔,西皮间二黄,唱着唱着气掉下去,心有不甘,又勉强喊两嗓。人也欠安逸。女孩家晨起画个眉,汗如断珠,娥眉难附。扭开口红,已是膏融脂溢,罢了吧,别弄巧成拙。数出门最遭罪,口罩墨镜遮阳

风中的额吉

刘晓锦

以为知了善饮,日头这杯酒,度愈高,歌愈劲。却不知,知了也有醉的时候,就像现在,长腔夹短腔,西皮间二黄,唱着唱着气掉下去,心有不甘,又勉强喊两嗓。

人也欠安逸。女孩家晨起画个眉,汗如断珠,娥眉难附。扭开口红,已是膏融脂溢,罢了吧,别弄巧成拙。数出门最遭罪,口罩墨镜遮阳帽皮肤衣武装整齐,君不识我我不识君。

天太热了。

你开始想念一个地方,你知道这个时候,是那个地方最迷人的季节。

你第一次见到草原,兴奋得忘形,瞪着眼睛说起瞎话,你说,哪里有草,分明白雪皑皑,分明是雪染了草色,染了深绿浅绿墨绿色。你以为雪不止下过一场, 非几场、十几场不足以层层积淀,绵密如絮。你质朴地把草原想像成一块绿色的苫布,苫林子,苫山冈,苫湖泊。也苫你的五脏六腑,肌肤手足。

有斑点在苫布上移动。马爱在路边蹓跶,不紧不慢踱着碎步,像个绅士,人挨得近了,亦不慌张,除非你伸手去摸它。马柔顺的颈鬃披纷下来,遮住半张脸, 似子矜青青的读书人,有意无意瞥你一眼,淡定里嵌着自信。马腹部紧实饱满,型体彪悍,线条流畅,而马的皮毛金粉薄匀光洁细腻,似裹着上好的凌罗绸缎。蓦然 之间你想到一个词:“鲜衣怒马”。想到一句诗:“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这词艳得晃眼,也冷得高寒,喜欢,却从未使用过,谁配得上呢?而此时 你以为,这草原上每一匹骏马都配得上。羊在稍远的山丘上吃草,成百上千只羊守着一面坡。羊不像马,有红马白马铁青马,羊一水的白,云片儿似的,白莲花似 的。草太茂密太丰美了,羊无须劳神劳力,只需原地踏步,羊的神态让你想到婴儿,婴儿躺在母亲怀里吸乳,双目紧闭,无比惬意。有相当一部分羊卧在山坡上,亮 出圆鼓鼓的肚皮,一动不动,死去一般,那是暴饮暴食撑着了。成群结队的牛羊背后,不见放牧人。一辆载重摩托支在路边,黑骝马似的青年抽完一支烟,绝尘而 去。呵呵,原来羊还可以这么放。

草原的天空跟大地,在夜晚应该是紧紧相拥在一起的,像一对恋人那样。你又胡思乱想了。破晓,一些星星返回银河,另一些则悄悄留下,留下来的理由,与 七仙女一样,不外是有了牵绊了,爱上一棵白桦树,恋上一片淖子,抑或心仪上什么人。星星们商定,化作花朵,开满山,爬满坡,缀满地。有人欣赏,须矜持;无 人问津,亦不惊,一样深深开,?一样浅浅落。所以,你看那草原上的花朵,黄橙赤蓝紫,无一不舍了命似地绽放,小巧的头颅高高昂起,艳光四射。风轻俏地挠着 它纤细的脖颈,挠着它柔弱的腰肢,它乐了,乐得花枝乱颤,手舞足蹈,而你的耳边,仿佛亿万只银铃一齐摇响……只听得,痴迷沉醉,骨肉酥软。

草原上的花儿多无香,香是用来取悦他人的,草原上的花儿不需要。

如果你的车,恰疾驰在原野上的某条小径,没有别的路,没有别的人,四野六合碧浪滔天,而正好夕阳就要落山了,晚霞在地平线上生起篝火,堆堆篝火,映 朵朵白云,音响里,恰又播着呼斯愣的CD,《红雁》或者《风中的额吉》,那你就会流下泪来,热泪长流,悄无声息。歌声把你的情绪捆住,带到一个地带,让你 心中喜悦而忧伤,幸福而苍凉。你仿佛看到面前站着一位额吉,面容端庄而慈祥,风一遍遍捋着她花白的鬓发,她正将手探入囊中,她并非十分富有,却还要倾其所 有暖老温小。舍你一块果子,掰你一片烤全羊,再舀一碗鲜香的奶茶路上喝。天热了再来,她对你挥手,双唇颤抖。

你盯着草丛看,希望里面能蹿出一只狼,一只小狼。这个叫乌拉盖的地方,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天然牧场。草原因草而美,草又因水而丰。你讶异于广袤的 草原腹地,竟有如此江南的一条河。自山顶俯瞰,河就像一条蓝色缎带,由看不见的飞天擎着,舞着,百转千回、千回百转,旖旎妖娆、仙气氤氲。河有一个好名 字:九曲湾。两湾夹一陆,似袖珍小岛,岛上鲜花铺成毯,浓荫如盖,水流潺潺。有心采一束花,还是止念,有种美丽,触碰之下皆罪过。

坐在草地上小憩,草即刻没了头顶。凉风阵阵,汹涌澎湃。草被吹得前后俯仰,长发纷飞,与你的长发纠缠在一起。忽然,草自胸腔发出低沉的共鸣,呜——,咿——。你以为,你听到了呼麦。

对面那座山,坡上印着道道辙痕,青筋凸暴,非常刺目。青尔格大哥说,刚建的度假村,其实《狼图腾》拍摄地首选邻旗,那边的人不让拍,这边争取过来。我说好事啊,带动旅游拉动经济呀,让那边的人后悔去吧。青格尔看一眼山脚下聚集的车辆,幽幽地:谁知道后悔的是谁呢。

乌拉盖,迷人的草原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