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古镇旧事-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古镇旧事

来源:未知     点击数:2295     日期:2016-08-29 09:47:33
家乡,是一座千年古镇,寓民安物丰意,取名安丰。她极似西王母移来的瑶池,镶嵌在苏中平原上。每当丝丝秋风捎来乡思,那神姿仙态赛蓬莱仙境的视觉冲击,不由自主地让我启动了记忆的回放键。那略显海盐咸湿味的古韵古味也在缕缕秋雾飘渺中,渐渐变得轮廓分明……古南街尽头,有一宋时盐课司,府衙朝南,

家乡,是一座千年古镇,寓民安物丰意,取名安丰。她极似西王母移来的瑶池,镶嵌在苏中平原上。每当丝丝秋风捎来乡思,那神姿仙态赛蓬莱仙境的视觉冲击,不由自主地让我启动了记忆的回放键。那略显海盐咸湿味的古韵古味也在缕缕秋雾飘渺中,渐渐变得轮廓分明……

古南街尽头,有一宋时盐课司,府衙朝南,庭前一丈余高戏台,常演绎一出出人间悲欢离合,是我和玩伴们最为留连忘返的好去处。府衙背后,一条石板仄砖铺就的西抬盐巷,巷西尽头与串场河水接吻处,五间爬满青藤青砖黛瓦的临水小筑,便是外祖贩盐伺客的“精舍”。那也是我梦魂萦绕的祖居。

捧着紫铜烟袋的老学究——几代的高邻钟二爹逢人常说,母亲一声乳啼,曾沉醉了巷西的串场河水,染绿了巷西的海河岸柳,而我五十七年前的那声初笑,迎来了蟹肥膏黄,菊香果硕,老街尽显好兆头!

年幼时,街南尽头有石砌小桥,桥下清波旖旎,美不胜收,小伙伴们常坐石墩浴足戏水,洒一河童趣。亦常坐鲁家桥西大悲庵的石阶上,缠老尼叙古,情恸处,半庵瘦竹对着满头白发簌簌颤抖,也惹得稚童们涕泪双流。

那时,串场河水清澈得能倒映瓦蓝的天。夏到初秋,小伙伴们日日在那柔柔的胸怀上撒欢——八卦洲里躲迷藏,芦荻丛里挖莲藕,乐扬满河浪花,倦眠歪脖杨柳。待晚霞红了水波,才在母亲的声声呼唤中,恋恋不舍地拎着一串鱼虾、半篓蚌螺,嬉笑追逐着踏上回家路。

开学了,踏着晨露,脚下的黄麻石依序排列,通向远处。我出门即步量它铺排的长度,直至校门,嘴里仍在念叨数数。长大方知,一路刀刻般的脚窝,是历代南来北往盐商为古镇铸就的繁华,是王艮、吴嘉纪等历代先贤为后代镌刻的东淘风流。

放假了,踩着暮霭,沿七里古街徜徉,至街北首寻梦中的无心白果树。遮天蔽日的树冠为世人尽送荫凉,凌空的虬枝矗入云端。多情谁似挂树梢上的明月,默默照着游子回乡的路。每到中秋,总觉到我那八旬老母在树下踮脚远眺,望断归乡路。

我爱看春天的串场河畔,万般柔情的柳树下,漫坡的小花绽放出红绿紫蓝青黄白,芬香四溢,争奇斗艳,似天降七彩装扮着母亲河。被风光迷醉的水鸟多情地亲吻流水,痴情憨态,谁人与说?观此景长叹,此画只应天上有,此情人间几时无?

我爱古镇上母校夏日的莲池,最赏识蜻蜓搂莲尖、吻花蕊的痴态,何曾惧风狂雨骤?谁可见:风雅脱尘的凌波仙子,经年皆恋那翩舞的蜻蜓王子?!无论芳华绝世,秋衰叶黄,终相恋如新,相爱如旧,永不离弃。问世间多情英雄,谁可比拟?

我爱古南街的金秋,沧桑的屋沿挂满绿萝。萧瑟的金风,墙缝里的蟋蟀,后庭古槐上的寒蝉,盐车上的木轱辘……谱成一曲难忘的故乡情歌。而儿时的那轮圆月,从盐课司的衙顶启步,滚过鳞次栉比的古屋脊,憩在北石桥下小河里,随浪逐波。我真想追随相伴,静悟北极殿莲花座前的真禅,静聆弥陀寺香雾飘渺的梵音。心如止水,灵台空明,静听素娥飘来的赞叹——人间仙境,醉美!

我爱飘拂在家乡天空上的瑞雪,点缀得那群明清范儿的老屋令人迷醉。吴氏家祠的疏梅,袁家大院的古槐,鲍氏大院的劲松......裹上皑皑白雪让人增添了肃默、神秘,让儿时的我初识玉树琼楼。我更想请满天朵朵雪花和八卦洲上簇簇芦花一起舞出水天苍茫,情丝悠长的人间美景。那是我少年神往,足以遣尽乡愁。

我看过日出泰岱,月满天山,但终忘不了范公堤上的晨曦和无心白果树上的新月。我吟过小河淌水、大江风流,但终忘不了西串场河的清波、东海河的碧水。我品赏过川菜辣、晋菜酸、沪菜甜、西点美……仍终忘不了海河鲫熬制的鱼汤,汤色如玉,稠如炼乳;忘不了五谷树下牛角扁豆的翠绿玉润、沙糯香绵,更忘不了祖屋厨房里历久弥新的母爱味。此生,无论是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终难忘家乡厚重荟萃的人文,家乡的父老乡亲,家乡的小河淌水,家乡的千古风流……(丁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