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在梦里亲吻故乡-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在梦里亲吻故乡

来源:未知     点击数:2309     日期:2016-08-29 09:48:10
一在梦里,我曾亲吻故乡。故乡的土地,河流和村庄。我家的老屋和门前的银杏树。老屋是父亲的作品。他不是建筑师,老屋却是他汗水和智慧的结晶;他不是园艺师,银杏却是他对生命的态度和价值的总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父亲生前留下的是这一道立言立德的家规。父亲在故乡的土地上,读完小学和中学,就

在梦里,我曾亲吻故乡。

故乡的土地,河流和村庄。

我家的老屋和门前的银杏树。老屋是父亲的作品。他不是建筑师,老屋却是他汗水和智慧的结晶;他不是园艺师,银杏却是他对生命的态度和价值的总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父亲生前留下的是这一道立言立德的家规。

父亲在故乡的土地上,读完小学和中学,就独自闯荡在外,一个人风里雨里在故乡和远方之间,书写自己的人生。及至和母亲成婚,依然在外奔波,在航运的生计中,耗费青春,耗费生命,白发染上鬓霜,老茧嵌进手掌,穿运河,渡长江,在风浪里搏击风浪,在奔流的江河上,逆流而上,以对家庭的无限赤诚,对子女的无限奉献,对自我生活的无所要求,劳作一生,操劳一生。

春天来了,燕子归来,而父亲不再回来;春天来了,银杏吐绿,而父亲不再回来。他永远地离去,在他的故土,他的远方,消逝。在梦里,百转千回,我像个迷路的过客,一次次亲吻故乡的土地,村庄和河流,那土地上有父亲的脚印,那村庄上有父亲的声音,那河流上有父亲远航的波浪。

在梦里,我曾亲吻故乡。

故乡的树,故乡的云,故乡的我的青春的背影。

背上黄帆布书包,和邻居的伙伴一起,抱着自家的板凳,祖父把我送进了老家一水之隔的小学校,在那里我读完了幼儿园,和一大半的小学,在秋天枯黄的操场上,我们把身上和脸上摔满故乡的尘土,那简直就是最后的自由王国,野草作伴,清风作伴,白云作伴,笑声作伴。当年的伙伴早已人到中年,许多名字只剩下了名字本身,在这个流行刷脸的时代,在我的脑海中,却无法对号一一刷脸。时间,让一切在风中消逝,就像海水抹去沙滩上我刚刚踩下的脚印一样,寂静无声。

在另一所学校,我读完小学,又在另一所学校,我读完中学。然后,就是永远的作别,以及人到中年的永远的怀念。

在梦里,我以赤子般的情怀,亲吻那条从我家到外婆家的土路。

儿时,下了学,总喜欢偷偷溜到外婆家,我不恋家,却从小恋着外婆家。外婆的笑容从我记忆起似乎就是不曾变过的,永远地那样慈爱。

及至死亡。我们一个也没有见着她最后的一面,没有听着她一声叮嘱,但她留给我们每一个——她的笑容。她一生贫穷,没有富裕的生活,但她给予我们的是富足的爱,这便是她。

在这条从我家到她家的土路上,有多厚的土,便是有她多深的爱,她从这条路走过,双脚沾满尘土,满心却是厚爱。

路还在,外婆却不在。云和水还在,尘土还在。我相信她对我们的爱,永远在。(河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