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秋虫正呢哝-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秋虫正呢哝

来源:未知     点击数:3110     日期:2016-09-20 10:33:05
凌晨两点多,这恼人的秋虫扰醒了我的梦。声音来源于楼下小区的绿化带中。时而一只独唱,时而两只轮唱,时而集体沸腾。既而,又会故弄玄虚,齐唰唰噤口不语。正当我终于放下心来,准备再次入眠时,那歌声又凭空而起,无所顾忌……这收放自如的演出阵势,莫不是它们也有一个激情狂野的指挥?我有些烦躁起

凌晨两点多,这恼人的秋虫扰醒了我的梦。

声音来源于楼下小区的绿化带中。时而一只独唱,时而两只轮唱,时而集体沸腾。既而,又会故弄玄虚,齐唰唰噤口不语。正当我终于放下心来,准备再次入眠时,那歌声又凭空而起,无所顾忌……这收放自如的演出阵势,莫不是它们也有一个激情狂野的指挥?

我有些烦躁起来,对这些小东西多了一些埋怨。虎啸马嘶自有它的雄壮,莺歌燕舞自有它的和谐,你这卑微的小虫,栖歇于草,委身于泥,为何在如此短暂的生命里,特别是在万家梦酣之际,聒噪不止?

白白的月光,透过窗纱泻在床头。辗转反侧之际,突然哑然失笑:我是个多么自私的人啊!梭罗《瓦尔登湖》中写道:“要是没有兔子和鹧鸪,一个田野还成什么田野?它们是最简单的土生土长的动物,与大自然同色彩,同性质,和树叶,和土地最亲密的联盟。”如此,这小虫们不也是自然的一员吗?我有什么理由去责怪它们呢?这些小生灵,跟我一样也是宇宙的过客呢。每天呼吸着空气、喝着水,享受太阳的光芒,沐浴月亮的清辉。夜晚的草木丛,本就是它们纵情的天堂,相安无事才应是我们彼此最好的尊重。

那么,它们是不是也有一个神奇的小小王国?我的右脑继续蔓延,直通往那草丛花下。如果有,一定是一首浓烈的爱的诗篇。在这草木渐黄的浅秋,他们在向所爱的人,勇敢地表达心迹。在这流光溢彩的夜里,雄性的秋虫,满怀激情地高调呐喊:嫁给我吧!那样小小的身躯里,怎么也会有如此热烈的爱的岩浆奔涌不息?没有门第高低,不论贫富贵贱,单纯的它们只是不愿错过季节、不肯错过爱恋。循着爱的和鸣,虫儿们执着地奔赴爱的战场,永不离弃,永不相问。于是,执手凝眸的日子里,无忧地欢歌成为永恒的主题。

又或许,它们也就只是一些无师自通的小乐师,在淡泊名利地浅吟。不为富贵而戚戚,也不为名利而汲汲。不需要强大的内心悲天悯人,也不需要热烈的信誓旦旦来呼应星光。有月也罢,无风也行。不与花比香,不与蝉争鸣。就像今夜,以凉风秋月为背景,以绰绰树影为舞台,独领风骚,我自岿然。齐唰唰戛然而止,顾盼间又齐齐唱开,唯我而忘我。这流畅、欢快的天籁,是如此清澈、干净!它如一泓清泉,消退了白天的嘈杂,洗濯了尘世的喧嚣,它是人与自然交融的音符,是生命与生命衔接的密码。

这又何尝,不是一道勇敢的生命的宣言?短暂地歌唱后,虫儿们就会永远地沉寂在深秋的风中,消失在时光的隧道里,成为一个逝去的梦。即便如此,哪怕是只剩下最后一秒,它们也要歌唱。歌唱曾经来过,歌唱曾经的快乐,歌唱曾经爱过。歌唱一生的颠沛流离,歌唱沿途的柳暗花明——歌唱,就是它们唯一虔诚追求的宗教。“切切暗窗下,喓喓深草中。秋天思妇心,雨夜愁人耳。”乐天先生的秋虫哀歌,满是思妇的愁绪;而今夜,我的虫儿们,没有将要化归尘土的悲伤。它们用有模有样的吹拉弹唱,演绎的是宠辱不惊的豪迈与洒脱。  

口瞿   口 瞿 ……口瞿   口 瞿   ,唧唧……唧,嗞……嗞嗞……月朦胧,鸟朦胧,秋虫正呢哝。虫儿们固执狂热的鸣唱,嘹亮了我的夜。这歌唱,扫去了前些日子滞抑于心头的低沉。让我,也做一只会唱歌的秋虫吧,加入那庞大的交响乐队,尽情奏一曲肆无忌惮的生命狂欢。(黄友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