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一生只有你 -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一生只有你

来源:未知     点击数:3064     日期:2016-09-20 10:34:44
傍晚,夕阳如沐。城东,校园北边的公路旁。一棵枯朽的树桩旁,一只小猫病恹恹的,感觉快要不行了。把它带回家吧,兴许是饿的,我们小时候也是经常饿着的呀。快要走近时,“呼”的一声,一只老猫从旁边的玉米地里蹿出来,瞪着眼睛,“喵喵”地对着我张牙舞爪!好无奈,却又好温馨。我懂了,在老猫的心中

傍晚,夕阳如沐。城东,校园北边的公路旁。

一棵枯朽的树桩旁,一只小猫病恹恹的,感觉快要不行了。把它带回家吧,兴许是饿的,我们小时候也是经常饿着的呀。快要走近时,“呼”的一声,一只老猫从旁边的玉米地里蹿出来,瞪着眼睛,“喵喵”地对着我张牙舞爪!

好无奈,却又好温馨。

我懂了,在老猫的心中,小猫是它的唯一。

“嘎吱,嘎吱”,正专注于与猫们交流时,一位中年男子,蹬着他自制的三轮自行车,前面载着他中了风的老母亲,后面带着他年幼的儿。

好辛酸,却又好温暖。

小儿在后面玩耍,咿咿呀呀地哼着眠歌,而坐在前头的母亲头上竟戴了一顶迷彩帽,帽沿歪斜着,下面圆圆的胖胖的脸在夕阳下是那样的灿烂,和路边农人家长着的向日葵一样成熟,骄美。

于是,想起了自己年老而多病的母亲。

今年的暑假特别热。冥冥中那天起来,一定要回家,看下我的年近九旬的母亲。于是,那天丢下心头的一切烦杂,爬上公交,回到我久违的老家。

推开朽腐不堪的木门,却不见我熟悉的母亲的身影。

“妈……”空荡的小院里除了几只小鸟在欢歌外,一片寂静。

“妈……”还是没有声音。跨进堂屋,走进东边的房间,却见母亲躺在床上,睡得那样的香甜。东山墙的窗房里斜切下的一抹阳光洒在母亲床上,母亲满头的白发显得有些晃眼,满脸纵横沟壑特别地深刻,高突的眉骨只剩的些许眉毛也显得那样灰白,我甚至能看见母亲苍老的脸上的每个毛孔。坐在旁边的小凳上,我静静地等着母亲的醒来,心想着些许终有一天,我亲爱的妈妈就这么静静地躺着,静静地走向天国。而他的儿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工作的儿子却没能回家,与她见上最后一面,我的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听到了母亲些微的酣声,这令我想到儿子小的时候,我坐在床边等他醒来的那份欢乐,忽而又使我想到,小的时候母亲重病时我们兄妹几个坐在她床前手足无措的黑暗。

不一会儿,母亲醒了。看我坐在他旁边,赶忙从床上爬起来:“吃早饭了吗?”我说“吃过了”,但她还是一歪一扭地要去做早饭,我又大声重复了一遍,她才听见了。又说“我打两个蛋你吃!”我又连忙阻止,让她坐下。

“你家媳妇养了啊?”母亲的声音有些沙哑。

“不成啊……”

“你说什呢啊,养的是男的女的啊?”她分明没有听见我的话。

“不成啊……”我把声音放得很大。母亲终于听见了,有些失落地摇晃着走向灶台。好像忘了我刚才和她说的我已吃过了早饭的话,又想忙活着给我弄早饭。

虽然很热,但母亲还是坚持把父亲从田里叫回来,让他到集镇上买了些小菜,坚持让大哥他们几个来陪我喝酒聊天。

饭还没吃好,她就拿着个方便袋要把碗柜里收着的鸡蛋拿给我。我说了几遍不要,她才听见:“是草鸡蛋啊,草鸡蛋,你小时候就喜欢吃……”

“不要的,你留着和爸爸吃罢……”我有些哽咽,母亲虽然老了,昏了,花了,但他还记得他的儿子小时候喜欢吃鸡蛋。

临别时,我已走了好远。感觉有人还在后面看着我。一回头,母亲还倚在朽折了的门框上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我只得又回头:“你回家歇息,平时要多活动,多喝开水,多吃水果,每天晚上睡觉前要喝一袋牛奶……”母亲似乎没听清我的话。她嗫嚅着自言自语:“你家媳妇这次一定会养个大小伙,昨天晚上我做梦遇到你家婆奶奶,她告诉我的……”

唉,我可怜的母亲,多病如你,年老如你,怎么心中还只是想着儿子的事呢。

城东,校园里,夕阳如昨。母亲,今天,你在家好吗?(胥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