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秋天的大地-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秋天的大地

来源:未知     点击数:3191     日期:2016-09-20 10:35:22
秋阳遍野,白云高悬,凉风吹袭,坐在垄上,与一棵站在丰收里的树对视,交流着秋天大地上的事情。成熟的气息弥漫周遭,植物们携带着鼓囊囊的包袱,包袱里装满了土地的期待,这份期待被收获的光芒点亮,在日月对映里腾腾燃起。被点燃的收获就从豆荚的爆裂轻响声中开始吧。这个季节真好,气爽天高,田地里

秋阳遍野,白云高悬,凉风吹袭,坐在垄上,与一棵站在丰收里的树对视,交流着秋天大地上的事情。

成熟的气息弥漫周遭,植物们携带着鼓囊囊的包袱,包袱里装满了土地的期待,这份期待被收获的光芒点亮,在日月对映里腾腾燃起。

被点燃的收获就从豆荚的爆裂轻响声中开始吧。这个季节真好,气爽天高,田地里劳作的人们,娴熟地挥舞着镐、锨、锹、锄……这些在手中攥握的农具也因此有了温度,农耕文明就这样不着声息地浸润到它们身体里面。南飞的大雁排成阵,沿着时光生成的航线飞翔,此时它们身下原野上的人们又在想着什么呢?

是想着今天收割的豆子,趁好天暴晒几日,用连枷捶打,收拾干净,送些给住在城里的孩子,他们爱喝豆浆,说是植物蛋白有营养。再送些去村头的许家豆腐坊,留着平时换豆腐和百叶,许家豆腐坊做了几十年,在这一带口碑好得很。尽管“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的掌故让豆子抹上了哀伤的色调,但豆子它不争辩,依然纯净且快乐地用本心开花结果,尽己之力,供应所能。农人也不管,照样燃萁煮豆,豆秆在灶膛里噼啪作响,新豆在锅中散发清香,偶有漏网之豆炸裂在火焰中,急促且稀疏的脆响里,把故事深藏。广袤的秋天大地上,一颗豆子也会用心书写属于它的只言片语。

想起乡野的季风里,稻浪起伏,岁月丰腴。沉甸甸的稻穗用饱满的情怀在写诗,写关于秋天的诗。在深厚的田野上,大地喂养出了稻、黍、稷、麦、菽五谷,五谷又哺育了人类,让其繁衍生息。如果将秋喻为中年人,那五谷里的稻也是属于中年的吧,它以向土地虔诚地低头的谦恭姿态,感恩着大地,这是成熟稳重的中年才有的姿态。麦子就不一样了,在热情洋溢的夏季里,亮嗓把锋芒毕露的金黄喊来,演绎着属于它的青春年华,喧闹,高扬,沸腾。当站在中年的门槛上,回望青年,那个蓬勃如春的韶华虽已被时间的滚滚车轮压碾过去了,但它曾拥有的已存储进记忆里,不能挥去,如今身处饱盈盈的秋天的怀间,何尝又不是另一种幸福呢?

还会想到缀满天边的云朵会不会是从棉桃张开的嘴里吐出的?此时棉田在飒飒秋风中,在地阔天高下,在畅然明澈的秋季亮出了它最鲜明的旗帜——花开天下暖。节节升高的芝麻,它在竭力缩短与天空的距离,边开花边结果,各忙各的,不亦乐乎。柿子树“腾腾腾”地在树上张灯结彩,红彤彤一片,喜庆得很。栾树也不示弱,以量取胜,把灯笼挂满枝头。柴火堆上、桥梁上爬满了乱哄哄的扁豆藤,我想板桥先生当年写的“满架秋风扁豆花”中的“架”,不一定就是专门搭建的架子吧,要不然将如此泼辣的扁豆拘束在特定的范围里,该有多憋屈啊。丝瓜不甘屈其后,恣意且高调地扩展自己的地盘,先占个山头再议。于是绿叶紫花,绿叶黄花,各显妖娆,在秋风里造势显摆。南瓜、冬瓜更是走粗犷路线,藤藤蔓蔓匍匐一地。豇豆安静地垂挂在芦柴搭成的架子上,根根豆荚像棍棒,在豇豆的江湖里,看似风云未动,却是暗波涌动,如林的棍棒下阵势早已摆好,就等令下了。也许是嫌这个世界太喧闹了吧,有些植物更愿在泥土里修行,花生、萝卜、芋头、红薯……埋在地下的花生,静心安然地在泥土里过着多子多福,膝下承欢的快乐日子。萝卜是执行独生子女政策的,一个萝卜一个坑嘛。芋头、红薯里乳样的浆汁,那是大地母亲赐予的呀。手执一束稻穗轻嗅,上面溢满秋天老熟的气味,这会儿时间的枝桠上子实硕硕。

暮色四合,对视之中的那棵树渐渐模糊在视线里,不远处人家的灶膛里,或硬或软的柴火正携着各自的香甜和苦涩被点燃,抱着风的炊烟缠绕在大地上空,此刻,夜色渐深,秋意正浓。(刘平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