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来源:未知     点击数:4161     日期:2016-09-26 09:40:54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王继林诗书画艺浅识与王继林熟识有二十年了,他做《华人时刊》(江苏省侨务办公室主办的一本面向海内外发行的综合性半月刊杂志)总编辑也已十六个年头,其间我们打过不少的交道,他充满热情而又不失持重,勇于担当却更具温良谦逊。由于职业的关系,他曾领衔主持过若干全国性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王继林诗书画艺浅识


与王继林熟识有二十年了,他做《华人时刊》(江苏省侨务办公室主办的一本面向海内外发行的综合性半月刊杂志)总编辑也已十六个年头,其间我们打过不少的交道,他充满热情而又不失持重,勇于担当却更具温良谦逊。由于职业的关系,他曾领衔主持过若干全国性的大型书画活动,为许许多多的前辈和同道出过画册、书论,也写过相当数量的纵横捭阖的艺评,照道理,他有充分的理由和太多的机会让自己也出出风头,更何况他的字和画都是能拿得出手的,什么书展呀画展呀宣传呀,这些对他还不都是手到擒来的事儿。他当然知道,在这个圈子里,一定意义上名气也就是金钱,可他硬是能做到波澜不惊,不为世风所动。张爱玲说低到尘埃里,这话放在继林身上倒是十二分地贴切哩。

可真正肯把腰弯下来的谷穗,一定是分量最重的。认识王继林,当然需要时间。只有当你对他所经历的人生有了大致的了解,或许才能慢慢读懂这个丰富而深刻、勤勉却尤为内敛的人。

继林的出生地是安徽省六安市,16岁以前一直跟随当小学老师的母亲在大别山北麓的那座古城生活。16岁随母来宁,读完高中后,进入南京一家无线电厂做工人。这个时间跨度是五年。 21岁那年他考入电大,重返课堂,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随后的几年里他读书非常用功,且由童子功而来的书法造诣也大有长进,大二时参加全国大学生书画大赛,轻松获奖。毕业后被金陵科技学院录用,干了一年多的教学管理。估计还是一种对艺术的不懈追慕令他策马扬鞭再登书山,次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研修班,脱产两年潜心深造。书、画分别师从徐利明和张友宪,二位都是很有学问的先生,又肯把真货色教予后生,这让王继林获益匪浅。之前有过的种种操练,加上这两年纯专业理论的打造,一只富于灵性的艺术之鹰,自此有了更为开阔的天空和他理想中的高度。

王继林后来在艺术上所显现的才能是多方面的,具有复合型的特点。诗、书、画、印,他基本全了。先说他的诗。虽见得不多,但却颇有咂头。挑一首五绝来看,至少可一窥其对古典精华的吸纳与再现。诗题为《雪夜思故人》,我所见到的是他二十多年后留在条轴上的行书,诗本身便有寥旷高远的唐人气象:“雪静苍山远,风轻孤月寒。隔窗闻犬吠,疑是故人还。”加之他清朗俊逸又墨随心动的书法呈现,令诗意更添了一层浩瀚而灵动的唯美情致。诗的前两句以凝练的笔触勾画出一幅静中有动的水墨意境,后两句则由景而入情,景随情移,情随景来,画面感极强。设想一下这样的场景:幽静的雪夜,反衬出远山的苍茫;孤坐于寒月之下的诗人,凝听屋外轻风扑扉,隔窗有犬吠之声隐隐传来,莫非是日思夜念的故人踏雪归来?诗的重音在这个“疑”字上,表明故人并未真正归来,于是这番思念因雪夜而被拉长,诗所表现的因期盼而带来的惆怅,在这惜字如金的描述里获得了极为强烈的艺术效果。而令我尤为惊叹的是,这首诗的创作时间是1984年元月,此时王继林还不到二十岁。

接下来说说继林的画。山水、人物、花鸟,甚至静物,他都分门别类地认真研究过各自的门道和技法,且有过不在少数的悉心实践。他善将山水和人物揉于一炉,个中传递出不少文人画特有的情怀及韵味。据知,他与已故老画家田原先生是一对很谈得来的忘年交,他时常将画稿捧到田原老那儿,听由先生点拨。而先生在欣赏之余,又常常会为他的画作即兴题款。有一幅《野趣图》画春日里柳树婆娑,水塘边的茅庐赫然在目,趣味横生的水草错落有致地在暖风中摇曳。全篇布局浑然天成,着墨生动且富有层次,表现了世外桃源的一派闲情野趣。田原先生想来是一眼便被画中的茅庐所吸引,他挥毫题写的诗句正是诸葛亮在刘备三顾茅庐时写下的那首名句:“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先生的寓意可能借此寄望于后生(作者)像诸葛孔明那样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而臻成大智大贤之人。另有一幅《暮归图》,写夜色将至,风雨骤起,浪涛拍打那远山礁丛;风雨之中,持篙的渔翁头戴竹笠身披蓑衣,划一叶小舟破浪前行。这幅在书画大展中获得金奖的作品,被名画家宋玉麟、范扬等誉为“有禅意有意境的新时代水墨画”,而在我看来,此作更像是作者的一幅精神烛照。生命中遭遇风暴概率甚高,或在风浪中逆水行舟,杀出一条生路;或是缴械投降,为风浪所吞没,二者必居其一,你将无法回避地做出选择。这里的所谓禅意,当是指作品给人的一种领悟,一株开发你生命潜能的精神菩提。而在艺术手法的运用上,这幅画无疑又是匠心独具的,其墨色的铺染,大开大合又远近有别,江天相接处的乌浪浊云,与小船周边包抄而来的白色波涛,形成了一种视觉上的较大反差,而这一反差所构成的冲击力,恰恰表现了人与大自然以及自身命运的一种不甘示弱的抗争,这使得画的主题意义有了更深远的发掘与拓展。

还想说一说继林的书画论。这可能是他较之一般书画家突出的一面。有实践而无理论,在这个行列中恐怕并非少数。继林既有汉语言文学的底子,又有艺术科班啃过不少大部头的经历,因此能在二者之间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省内一些出类拔萃的大家他基本都有直接接触和研学他们艺品的机缘,每有所得便发而为文,一是做到了旁人所不及的贴近,二是以其真知灼见的探寻丰满了尚显薄弱的书画论坛。多年来他所论及的书画前辈可列出一批较长的名单:林散之、李剑晨、陈大羽、田原、陈逸飞、傅小石、傅二石、萧平、萧和、张友宪等等。他曾同时兼任《东方艺林》杂志的总编辑达六年之久,由其操刀的人物专访或评述在该刊发表后,很自然引起美术界同仁广泛的关注。他的书画论有不少写得独出机杼锐气十足,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评述旅美画家李山先生的论文,该文中有关艺术作品三个层次的提法,足见其不俗的艺术品位和人文追求。他认为写出社会动荡、展示民族风骨、凸现历史变迁的作品,当属第一层次;而反映个人精神向度、勾勒心灵波澜的作品,属第二层次;直面山川风貌、自然景观的描摹之作,似应归于第三层次。倘对东、西方的美术简史略作考察,你会发现这一观点的提出有它足够的思辨依据。据悉,这篇始发于河南《东方艺术》杂志的文章,已被选入中国美院的研究生教材,这一定程度地证明了文章的理论价值。

最后再说继林的书法。其实在他所有呈现的艺术品类中,书法是最具实力的大头,是他日常操练最多也最见风采的“常规性武器”。楷、篆、隶、草、行,书中诸体他均有尝试且各有建树,而又以行、草更为得心应手。他的字潇洒而不失法度,简括而意韵深沉。无论盈尺小品还是丈二巨制,都笔墨酣畅,转捩自如,间架布阵沉稳简静,结字移墨起落有致。清遒里显出硬朗,醇古中轻溢典雅。其书作不仅为艺坛同道所赞赏,更为普通百姓所喜爱。每到一处他总被人拖到一旁留下墨宝,而讨他字的人有时是排着队来的。令人钦敬的是,继林从不摆书画家的架子,凡有求,他必应。

《周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继林兄顺应天意,胸怀大志,择诗书画艺术为其奋斗之路径,每一步脚印里都留着他进取的艰辛,每一步脚印里也都开满他昂然向上的思想的花蕾,而那些可为岁月作证的有着其鲜明个人印记的各类作品,想必会给我们以更多关于生命价值及其内涵的昭示。王慧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