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做一支有思想的芦苇-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做一支有思想的芦苇

来源:未知     点击数:3987     日期:2016-09-26 09:41:38
亚当出乐园,上帝说:“可怜的孩子,你到地上去,有高山大海,怕不怕?”亚当说:“不怕。”帝说:“有毒蛇猛兽。”亚当说:“不怕。”上帝说:“那就去吧。”亚当说:“我怕。”上帝奇怪道:“你怕什么呢?”亚当说:“我怕寂寞。”上帝想了想,把艺术给了亚当。是的,生活可以承受困难,精神上千万不

亚当出乐园,上帝说:“可怜的孩子,你到地上去,有高山大海,怕不怕?”亚当说:“不怕。”

帝说:“有毒蛇猛兽。”亚当说:“不怕。”

上帝说:“那就去吧。”亚当说:“我怕。”

上帝奇怪道:“你怕什么呢?”亚当说:“我怕寂寞。”

上帝想了想,把艺术给了亚当。

是的,生活可以承受困难,精神上千万不能孤独。可以说,艺术,是我们精神上的情人,她让我们不复孤独,可以心明目亮,对生活常怀喜悦憧憬之情。

所以陀思妥耶夫斯基被流放时,书单上都是哲学书,他说,一定要寄来,这些书是我的命根子,否则我活不下去。

德·波伏娃有一句话,我最欣赏:“女人不是天生的,是变成的。”我是否可以理解,德·波伏娃心中的“女人”是特指那些有精神追求兰质蕙心的美好女子?正如金刚钻的前身是石墨,经过亿万年的压磨,形成金刚钻。兰质蕙心的养成,就是起始有了智慧,智慧有了深度,然后变得俏皮,事事以幽默的态度处之,在无数次的谈笑间,你成熟了,你终于变成一个有思想有内涵的女人了——这个过程,就像石墨受强力高压一样。

而读书,即是高强度的压力,就是为自我成长不断地寻找制高点。有了一个个制高点,人生旅途中,你就会站得高看得远,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成长,就是不断不断一览众山小啊。

对生命,过分的悲观,过分的乐观,都是不恰当的。看清世界荒谬,是一个智慧的人的基本水准。看清了,不是感到绝望,而是会心一笑。人生,不是很快乐,却能很快乐,如此,就有自知之明,知人之明,知物之明,知世之明。故托尔斯泰说,忧来无方,窗外下雨,坐沙发,吃巧克力,读狄更斯,心情又会好起来,和世界妥协。

是啊,我们要学会和世界妥协。人生不得痛快,精神世界却可以痛快痛快。那么,亲爱的,还是读书去吧,现实生活中人来人往,知音难觅,书本中总归有的。人生多少事,只能“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也许幸福,就是到心向往之的地步。

记得波德莱尔曾醉意吟诵:现在是沉醉的时候。你醒来,醉意减消。去问询微风波涛、星辰禽鸟,那一切逃遁的,呻吟的,流转的,歌唱的,交谈的——现在是什么时刻。它们会说,沉醉的时刻,快去沉醉于诗,沉醉于美,沉醉于酒。

怎能忘记,这个夏天翻来覆去读波德莱尔《恶之花》的夜晚?楼下开满馨香的月季花,大捧小捧剪了来,插在瓶里,摆在桌上,然后读波德莱尔,美好的文字、淡淡的花香,如水月光中,蝉鸣如歌,心怀冰雪襟怀,只觉夜气清如许。

好书,没有一行不是生命,不是智慧,不是享受。在读书中,你认识了一位又一位智慧的、高尚的、真诚的人,自然会和原来精神上的亲戚旧识作比,一作比,如梦初醒,这个初醒的过程,不就是自我教育吗?

我总归承认自己智商版本太低,很多的场合自己太迟钝太木讷。觥筹交错间,人声鼎沸处,总是让我心生孤独,还是轻掩柴扉,聆听莫扎特、贝多芬,寻访屈原和陶潜吧。

让真善美,穿越时空,浸润心田。

因此双眸所见,尽是美好,尽是感动,尽是生活。风在吹,水在流,云在飘,年轻的母亲是怎样带着热腾腾的饭菜,急匆匆地向孩子学校奔去,慈祥的祖母戴着老花眼镜,在灯下为孙辈缝补衣裳,散发着淡淡草木气息的树林里,一对银发老人相互搀扶,温柔对视,风磨转着转着,羊群低头啮草,少年在树荫下如痴如醉读书……始终记得,月光是怎样斜照进窗子里,书桌上月季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楼下的夹竹桃花开得如同仙境,记得一夜风雨,紫薇纷纷坠落,撒满小径,河畔读书,微风扬起了长发,极目处,水天相接,两只白鹭凌空飞过,晨风中,一支饱满的芦苇,扬起蓬松的花絮,自在地飘向远方……(仇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