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啊,我有 -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啊,我有

来源:未知     点击数:2821     日期:2017-04-17 11:15:35
我不知道,天为什么无端落起雨来了。薄薄的水雾把草木隔到更远的地方,我的窗外,只剩下一片空茫了。雨水频频叩打着玻璃窗,也敲击在我的心上。我端坐着,泫然泪下。为什么,为什么呢?心空,总是怯怯地敞开着,洒满灿然的阳光,只为要迎一只远方的青鸟。可是,偏偏有蝙蝠悄悄扑进,凶狠地撞击


我不知道,天为什么无端落起雨来了。薄薄的水雾把草木隔到更远的地方,我的窗外,只剩下一片空茫了。

雨水频频叩打着玻璃窗,也敲击在我的心上。我端坐着,泫然泪下。

为什么,为什么呢?心空,总是怯怯地敞开着,洒满灿然的阳光,只为要迎一只远方的青鸟。可是,偏偏有蝙蝠悄悄扑进,凶狠地撞击着你,尖锐地啮噬着你。你突然惊觉,卑劣的人性如童话中的女巫,潜藏在阴森森的狂风中,隐匿在黑暗的一隅里,于黑暗里发出凄厉的冷笑和狂啸……

雨渐渐小了,淡淡的哀愁在雨里飘零。拿起一本书,我向公园走去。我知道,那个草木葱茏的地方,是我的避风港。我倦了,真的厌倦,我要去草木里栖息。几日不见,公园里已是春意汹涌了。春草已经很浓了。一大片一大片绿罗裙一般的芳草,横生在眼前,星星点点的野花点缀其间,闪烁着清浅的眼波,在细雨中轻颤着。四周高高低低的全是绿,水杉刚冒尖的芽是黄绿的,香樟是墨绿的,垂柳的“万丝绦”是翠绿的,新生的竹子是嫩绿的,池塘里惊醒的莲叶是浅绿的,连一池春水,也泛着温柔的绿意了。雨中的气息,散发着草香,我慢慢走着,啊,我走在绿之上,我走在绿之间,我走在绿之下。心,柔软了,明净了。

一春花事,腾腾烈烈。桃花开得正盛,“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微风掠过,花瓣簌簌地落着,把许多神秘的美感一起落进我的心里来了。望着风中飘落的花瓣,心颤抖起来,小小的心灵,简直不能承受这种炫美。一些桃花随风飘进了水池,透明的花瓣,在水的波纹上漂浮。我看得痴了,是因为我的心底也正流淌着一池春水吗?是因为我心中的这池春水,也正轻搅起一些美丽虚幻的往事和梦境吗?俯下身,探手入池。花瓣便从指间闲散地流开去。心里想起南宋朱淑真了,想起她的七言绝句《落花》:“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愿教青帝常为主,莫遣纷纷点翠苔。”穿越时空,我恍惚看到八百多年前,一个风雨后的春日,怅然面对一地落红,淑真心疼无奈之下,只好天真地说,掌管春天的青帝,你要为花做主啊,不要让娇嫩可爱的鲜花落到碧绿的青苔上,消逝芬芳!想到这,颊边不禁漾开了微笑,可爱率真的女子啊!

飘忽的细雨中,鸟的啼啭清脆传来,打破雨的宁静。一只长着灰褐色和翠绿色羽毛的小鸟,在凌风的枝头嘤鸣。它全身都颤抖着,美丽的颈四面转动。它是在寻找它的知己吗?曾经读过《诗经》中这样美丽的句子:“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我轻轻地吟哦,内心似有瑶琴轻拨,高山流水淙淙流淌。

想起我温暖的友人们了!当我疲倦地絮叨着委屈时,是凯,陪我度过那个黯然的夜,一碗醇香的香菇鸡丝粥,一张温润的笑脸,一个关切的眼神,让我的心,渐渐温暖,渐渐淡然。“还记得吗?你跟我说过的辛稼轩的事?”凯望着我,目光清澈,“他说的,人到了某个年纪,忽然发现天下事管不了,只好回过头来,管竹、管山、管水。所以,其他人怎么样,你问不了,你能做的,就是将你的心管好,持一颗自由喜悦之心,坚持学习,闲暇之余,莳花弄草,浅吟低唱什么的。其实,你已经是一个很富有的女人了呀!”我哧哧笑了。凯又爱怜地打趣道:“你呀,就只能这样喽。”终于,两个女人如小女孩般地拊掌大笑了,为身边可笑之事,为自己内心的释然,更为心意的相知相惜。茫茫人世,四季更替的轮回中,我们都在寻觅知己,而我又是何其幸运,拥有友人们素净的友情,在与她们眼神交织的一瞬间,世界安静下来,重新盎然一片。

真的,难道我不是一个富有的女人吗?难道我不是拥有很多很多吗?小屋里翠生生的盆栽总是充满了生命,孔雀蓝花瓶的清水中,常有花草淡淡吐香。“炉香静逐游丝转”,诉尽了时光的细碎美好。在满床零落的书香中,我可以任性地从紫式部的《源氏物语》翻到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从陶渊明读到苏东坡,从《诗经》吟到《吉檀迦利》……宁静的夜,那些掷地作金石响的文字带给我多少澄澈,又令我怎样的热血翻涌,激荡奋扬!“遥吟俯畅,逸兴遄飞”中,我的心,飞舞成腾跃旋挫,亦挥洒成行草篆隶。欣喜中,自有一种原始的单纯和热烈,让沉静的我腾生一种欲舞的意念啊!

青草黄了又绿,绿了又黄,但是我的内心,依然生长着美丽的梦啊!依然缠绕着柔软的情怀啊!

年岁渐长,心境渐次松弛,我终于可以重新认识世界,嗅到土地的芬芳,闲散享受生活的种种美好了。欣赏云朵掠过天边,花儿依序开放,鸟声渐次响起,山野田间野炊袅升,那种宁静怡适,悠然意远,如花笺上的一滴水,慢慢洇开,芬芳轻漾。

雨,不知什么时候止了。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我深吸一口,深吸一口这凝聚了芳草鲜花精魂的气息,浊气排尽,心空如洗。轻轻采下一瓣桃花,夹进书页,向外面走去。我知道,手中的书页,还有我的心里,夹进去的除了花的香气,还有风的浅吟,水的柔韧,连同草木的清新,以及许多模模糊糊、虚虚实实的美。(仇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