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挟历史之蕴藉,源远流长!

却顾所来径-东台报业网

当前位置:东台报业网 > 印象 > 正文

却顾所来径

来源:未知     点击数:1310     日期:2017-11-18 16:24:29
​孙  蕙吃完晚饭,我喜欢换上黑布鞋,和先生一起散漫地到街头散步。布鞋是母亲纳的,放在鞋柜中好几年了。以前在单位,上班总是穿皮鞋,脚硌得生疼,也不愿换上布鞋,知道是虚荣心在作怪,宁愿脚趾头受罪。不过再想想,整日奔波在外的人,是属于钢筋水泥的,浮躁的他们,得有坚硬的壳与外界抗衡,穿上

孙  蕙

吃完晚饭,我喜欢换上黑布鞋,和先生一起散漫地到街头散步。

布鞋是母亲纳的,放在鞋柜中好几年了。以前在单位,上班总是穿皮鞋,脚硌得生疼,也不愿换上布鞋,知道是虚荣心在作怪,宁愿脚趾头受罪。不过再想想,整日奔波在外的人,是属于钢筋水泥的,浮躁的他们,得有坚硬的壳与外界抗衡,穿上皮鞋,或许底气会更足些吧。而布鞋,是闲散的,从容的,是四月的田野里最初的那抹浅绿。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但凡穿布鞋的,大多数是老人,或如我等活在自己世界里,将散漫生活进行到底的女子。布鞋的舒适、熨帖,令我很是后悔辜负了从前的好时光。

从前的街,又叫七里长街,东西走向,路两边长满了高大的泡桐树,许多树枝茂盛得在空中接轨,如巨大的天然遮阳伞,夏天太阳再烈,只要在树荫下行走,阳光也不会刺你的眼。落在衣上的跳跃光点,仿如调皮的小孩子,握着小镜子在和你玩哩。杂货铺、影院、粮店、酒馆、公检法、澡堂等,只要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统统在这一条街上。大街又如大树,延伸出许多小巷,青砖上布满了陈年的青苔。下雨天,若不注意踩到松了的砖头上,就会有积水从砖头下溅出来,钻到你的靴子里,让脚板难受老半天。被污水击中的伙伴们,尖叫着扑过来,然后互相扭成一团,看谁用脚跺砖头最厉害。疯玩中的我们,谁也没去想回家后,母亲手中高举的板子。

小时候,家里用的水都是挑水夫去河里挑水送到家里的,然后母亲往水缸里洒些矾,搅拌后待水澄清就可食用了。我家住的巷子,名叫“安居巷”,很切合国人安居乐业的心理,拐过这条巷子,再经过一座小石桥,就可见一条大河。河面上架着一座老式石拱桥,将不大的城分成南北两部分,城南有农民种的大片土地,电厂,烈士墓,也有乱坟岗。河面上整日有突突的机船行驶。我常蹲在河边,凝视着水面的波纹,时间久了,竟出现幻觉,感得自己真的坐在船上,水在往后退哩。有一年冬天,和表哥在河边玩这个幻觉,却不料一头栽进了水里。不知是如何被人救上来的了,只记得我在母亲的怀里,浑身湿漉漉的。那次父母怕了,严厉警告不许再去河边玩耍,所以直到现在,我也不会游泳。

有部电影叫《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我呢,则是走啊走,走到外婆桥。印象中,每每回外婆家,总是月亮上树梢的时分。去外婆家须沿着大河向西,中途经过两座石桥,石桥都是拱形的,仿佛有年头了,桥缝中长满了乱乱的蓬草,有时它们柔软的身子还会斜逸到桥面上。沿路的老房子临河而居,门前有石阶通到水里,家家都是木板小门,窄窄的过道后面,别有洞天。小时的我极不安分,走着走着就停下脚步,总想探头看看那些人家的天井里是啥样。这时母亲就会对我瞪眼,拽着我直往前飞。到了外婆家,我上气不接下气地直喘,外婆心疼她最爱的外孙女,毫不理会母亲的辩解,对着她就是一通劈头盖脸地骂,那一刻,凶神恶煞的母亲变得唯唯诺诺,我非常解气,落井下石地凑到外婆身后嘀咕道:外婆啊,你最好拿笤帚抽她的屁股。可外婆却不接我的话头,自去做她要做的事情,我只好翻翻眼睛,扭身出门找伙伴们玩去了。

小时候,因身子弱,父母听说练武术可以强身健体,便送了我去。从此每天放学后,背着书包到体育场集中直到月亮照着回家的路,小学五年,我在武术队里就混了四年,那些闪着锃亮的铁器让一个小姑娘变成了野小子。如哪天教练外出有事,放学回家后,我就将书包一扔,和巷子里的男孩子操起刀啊枪啊三节棍疯玩,在一旁观看的父亲便会用宠爱的口吻告诉邻居:我家这个疯丫头啊,真不枉了姓孙,不知是孙猴子的多少代孙哩。

想不到,在成长的路上,走着走着,我竟迷上了方格纸,性情也越来越淑女,父母喜在脸上,却不动声色。记忆最深的是,放晚学后我在巷口的拐弯处,听到母亲对邻居说我真正的像个大姑娘了,然后又听见母亲压低了嗓子说我家丫头写的文章上报纸啦。在邻居的啧啧声中,我想象得出母亲的满脸灿烂,而更多的也许是骄傲吧。仰起头,一轮明月正高高地挂在邻家的竹梢上,轻风拂过,空气中布满叶子的清香。从此每个晚上,由邻居家至我家的长长巷道中,便有着淡淡的光及轻盈的身影。

小城现在的街,是经过五期旧城改造后的街。现今的城,亮了、鲜了,充满了现代气息。避开前些天走过的路,我们围着城的南面逛了一圈。路牙的两边也种植了各种树木,凭着记忆,我告诉先生从前这儿是什么地段那儿又是哪条巷子。先生不解我为何又重提旧事,只见他将两手在空中一挥,大声说,现在的路面多么坚固多么宽敞多么笔直,哪像以前我在乡下那高低不平的泥泞土路……

想起李白的一首诗:“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山月无法随人归,月亮却能永远随人而行……